HCA9585/99

香港特別行政區高等法院

原訴法庭

訴訟編號:一九九九年第9585號

林哲民日昌電業公司                       原告人

林志滔                                   被告人

 

 

. 租約的確立與內容

     

1.    根據中華共和國合同法第十條 當事人訂立合同,有書面形式、口頭形式和其他形式。被告人林志滔在2003年的聆訊中承認雙方98年1月初在電話度有一個口頭形式的租約(由原告人證物31、証物59證),租約的目的把工廠搬到他那媔}工生産,租約有三個規定:

 

a.       廠房保證98年5月可以搬入開工使用;

b.      林志滔保證租金比深圳同類地區便宜;

c.       至於每平方米多少錢及起租日,則留待廠房開工使用之日再商議;

 

2.    被告人亦承認原告人98年3月初欲解約不租,但被告人不同意,因已加建了,不得毀約(原告人證物31、証物59證b);根據華共和國合同法 第三條 合同當事人的法律地位平等,一方不得將自己的意志強加給另一方  第九十三條 當事人協商一致,可以解除合同因此,如果被告人要解除租約必須取得原告人的同意,否則視爲違約

 

3.    租約是嚴肅的,原告人硬著頭皮於98年5月19日搬入,由此可見,原告人是守約的(原告人證物31、証物59證)。

 

4.    租約規定由被告人提供廠房,工人宿舍,水電,最好的證據是原告人被法庭採納的證物42, 也即是被告人單方面解約通知書上所指明的內容,如下:

 

a.       提供廠房,每平米5.50人民幣,被告人聲稱993平方米;

b.    供應水電,按被告人廠中收費標準按量交納;

c.    提供工人宿舍,按被告人廠中收費標準,按實際需要量交納;

 

5.    租約又規定,被告人提供合資格可使用廠房的標準,即房產証、消防證及竣工證;由被告人林志滔口供書證實,口供書16.講:

 

“事實上該廠房的建設工程在六月份基本已峻工,但還有待整理內部設施及有關部門檢驗發証後才可正式入夥, 這一點原告人是清楚知道的。”

 

即是說立約兩方都清楚,“內部設施及有關部門檢驗發証後”才可達到租用開工條件!

 

6.    每平米5.50人民幣的租金水平在98年12月25日那天在林志滔沙田的家中由被告人提出;原告人開初不滿意每平米5.50人民幣的租金水平,由原告人的證物31、証物59證實,原告人後被迫同意,包括起租的日期:

 

a.       原告人的證物35信中提出春節後(99年3月份起)開始交納;

b.      這個起租日期是被告同意的,並開據租金收據由原告人的證物41證實;

c.    被告人進一步在2004年2月5日上午宣誓作供證實,他沒有反對原告人的證物35信中提出的起租日期。

 

這是一個清楚的、確定無疑雙方都同意並由法庭接納的物證證實。

 

7.    被告人在200425日交給我的結案陳詞的5.同意原告人的證物31給駱惠南的一封信描迹當時的口頭合約:

 

          去年的現在,與沙頭角勞動局東順的瓜葛正難分難解,當時我們電話中閑談,他出自朋友及同學的關心,令我印象深刻!……問我要不要自己建,要的話,可割塊地賣給我,我說:  地頭不熟不想,說假如他有多餘的廠房出租是可以的,結果他(被告人): 我願意的話他加建一層租給我,5月份便可入夥,租金肯定比別人便宜,更可“金蟬脫殼”!大家也就這麽一言而定。】

      信中的“他”指的正是括弧中的被告人,結案陳詞明顯不過,被告人承認了他的承諾是5月份便可入夥,這就是租約的重要組成;

 

. 被告人違約必須賠償

 

8.    被告人在200424日上午的口供質詢時承認並無反對原告人98519日搬入,被告人在結案陳詞的5.承認他的租約承諾是985月份開始,但被告人做不到使用的承諾;

 

9.    租厂房配宿在中國內地農村的招商中是一般附加條件,因為在附近地方再找地方解決并不容昜,就原告人的92龍西村租約中1500平方米是由兩棟各3層每層250平方米每棟各是750平方米的工業樓組成,再每棟各配10V大宿舍立共20V,可惜合約中沒有這么清楚,這是同等地V比較才有意義,但被告人很喜歡跟原告人中英街的工業樓每平方20元比,再加上被告人993平方米是虛構的,所以此申算,租金反而比龍西村貴了近50%,另一點的要說明的是91/92年的廠租水平是最高時期; 在去年的口供質{中,被告人答應要為自己993平方米自我証明,被告人到現在還沒有,而東莞判決不使用自己量度的尺寸缺以謊稱說970平方米是原被告雙方同意的是法庭黑暗的鐵証。在昨天對被告人的質詢中,當事被告人對“原被告雙方同意”在何處無以為答,被告人收買東莞法官作大數吃原告資產証據鑿鑿,現請香港法官再問多一次被告人;

 

10.另一個983月原告人不搬去東莞欲解租約的理由是當時嚴田港區工業樓大跌為3年平圴7.2每方米,由証人陳嫣在口供時証b,並非與原告人官司輸贏無關,被告人是大話精,專編一些無關緊要的事端,例如在謊說什在沙`角早以停產只剩諨茪H,他的目的就是想要說原告人搬到東莞租用他的廠房不是開工用途而是做倉庫,要証明不用宿舍不要門窗不用正規水電已用來做倉庫,他要收取986月份起的租金了,被告人不反違約,更老謀深算,明知還沒完工的廠房已違約,原告人怎會交98年起的租金,好了你不交,他就擺明車馬把你幾佰萬的資產一下子扣了,再竄通東莞法官申請查封,不用審訊,也不用林志滔提供証據就判你輸了,你的幾佰萬就這麽“合法”拍賣了,因此這是一綜欺詐案,謀財兼企圖害命的案件;

 

11.證物29是政府批准文件前往東莞設立分支機搆,批准日是1998年5月27日,證物28顯示申請在東莞設立分支機搆的日期應由5月25日改成4月25日,因爲政府部門不可能在2天之內批復同意,證物28-29顯示了原告人租用廠房決意要廠房保證98年5-6月可以搬入後可以開工使用,但由於被告人違約,廠房不能按時完工,沒有消防證或竣工證讓原告人做爲地址證明去註冊分公司,這兩份證物成爲被告人違約的第一份證據,被告人並無質疑

 

12.被告人在他的結案陳詞12.最後一段責怪原告人說:

 

【至於原告說:東莞工商不給他成立分公司是因為沒有廠房消防証,但卻未能出示東莞工商局的有關規定,原告連起碼的舉證責任都做不到,所以這個指控是不能成立的。】

 

現原告人立刻完成舉證責任,要求法庭接納爲原告人的證物78,被告人無權反對,被告人現在沒有話可說了

 

13.被告人在200424日上午的口供質詢時承認原告人依約搬入時未有門窗,未有消防證及竣工證,被告人亦無反對原告人兩位證人在2003年出庭作供指出在98519日搬入後長時期只能使用臨時用水與用電,被告人保證98年5月可以搬入,違約的地方是搬入後不能開工使用;

 

14.被告人在200424日上午的口供質詢時承認, 所欠的門窗可以在2天之內完成,有見杜法官即時寫下記錄,由此可見被告人是故意違約,違約的證實如下

 

a.    原告人兩位證人出庭的公證書(原告人的證物69-70);被告人在質詢證人口供時並無異議,這是人證及書證並存

b.    原告人沒有出庭的第三位證人公證書(原告人的證物71)得到被告人認可免出庭可爲法庭接納,這是人證及書證並存

c.    物證是原告人的工人被迫自行安裝防盜網(原告人的證物73),原告人證物63;

 

15.被告人與原告人起租日及租金開始生效,被告人無權單方面追收986月份起的租金並必須賠償違約損失,被告人違約未能交付合約規定合格的廠房進一步由如下證實:

 

a.       被告人98年10月底才裝好門窗;11月中拆建築棚架,11月20日才分配宿舍由原告人證物32及證人公證書內文證實;被告人並無反對;

b.      初次檢收唔合格,幾乎所有主柱翻工修補係咪由99年1月中旬至1月底由原告人的證物40, 69-71證實;被告人並無反對;被告人的證人黃惠忠向法庭說關於建築的一概不知;

c.       被告人同意原告人證物35,  99年3月份起租約定;

d.      被告人並沒有列舉6月份開可以開工的證據;

e.       被告人的建築商證人康永福也無膽上庭作證,原告人證物36證實建築剛完成,被告人同意信中所寫;

 

16.被告人在200424日上午的口供質詢時說986月份起分配了三間房間給原告人,但被告人無法自我證實,被告人到處騙慣了,請法庭再一次問清楚;

 

17.相反的,原告人證物32被告人9915第一次發出的收取宿舍租金單證實了被告人講大話,被告人提供由的証人問極都唔知,都係聽來的,杜官聽到,因此所有的証據應完全以原告人為準;

 

18.被告人再次違約表現在9919日非法停水停電3天,被告人在200424日上午的口供質詢時說,是因爲原告人在9919日無交電費,但是,原告人證物33a抄表的電費單是被告人99115日所簽署的,當埸駁斥了被告人爲停水停電另找籍口,被告人在法庭上表現了自已不誠實,這也是嚴重違約行爲;

 

19.被告人進一步違約表現在99423日爲自已擴大生産的利益單方面解約的鐵證(原告人證物42.,並沒有得到原告人同意,被告人明顯違反了合同法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二條 當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義務或者履行合同義務不符合約定的,在履行義務或者採取補救措施後,對方還有其他損失的,應當賠償損失。

 

20.200425日錄取被告人口供書時,原告人質問,在民間俗約要單方面解除租約,例如住房租約,民間不成文的規定是三個月免租期及負責搬遷費用,被告人回答唔識咘,被告人就如此滿橫霸道的人,清法官大人再問多次;

 

21.原告人被迫同意離開是鑒於被告人用停水停電到趕走工人強占宿舍的惡作手段,但原告人始終跑不出被告人設下的圈套,被告人找了個藉口,利用當地法庭勢力強行拍賣非法扣留的資産;

 

22.被告人進一步違約表現在他的不知法,被告人在他的結案陳詞17認爲當事人有權隨時解除合約,但被告人斷章取義把合同法232加底線去掉,再選擇所需:

          

第二百三十二條 當事人對租賃期限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條 的規定仍不能確定的,視爲不定期租賃。當事人可以隨時解除合同,但出租人解除合同應當在合理期限之前通知承租人。

 

        請看合同法第六十一條

       合同生效後,當事人就質量、價款或者報酬、履行地點等內容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可以協定補充;不能達成補充協定的,按照合同有關條款或者交易習慣確定。

 

租約並不存在達不成補充協定,原被告雙方對每平方米5.5人民幣的價格以及起租日已由原告人的證物35在信中補充協定,被告人以租單確認了,因此被告人不可以隨時解除合同。

 

23.被告人進一步違約表現在他的不知法,被告人在他的結案陳詞17認爲當事人有權隨時解除合約,但被告人斷章取義把合同法232加底線去掉,再選擇所需:

      

            租約並不存在達不成補充協定,原被告雙方對每平方米5.5人民幣的價格以及起租日已由原告人的證物35在信中補充協定,被告人以租單確認了!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經濟合同法(修正)1982第六條  經濟合同依法成立,即具有法律約束力,當事人必須全面履行合同規定的義務,任何一方不得擅自變更或解除合同。 因此被告人不可以隨時解除合同。所以被告人違約賠償原告人損失是必須的;

 

被告人唆使工人行兇

 

24.被告人唆使工人行兇是證據確鑿的,被告人故意不在電費收據上蓋印違反古今商業原則,被告人並不能叫行兇者出庭接受盤問,今原告人的尊嚴受損,賠償榮譽損失一年的薪金不爲過;

 

25.該明行兇者柯善強的證人口供書五.捏造了原告人“總是一拖再拖不想給。”的事實,並形容:“總之收 的錢是十分痛苦的事”,這當然是被告人安排的,被告人在200425日上午的口供質詢時承認,原告人呈庭的證物44水電一覽表是正確的,被告人無法指出原告人有任何拖欠款項的事實,從這堛穛{出被告人不誠實,事事只想騙人於一時而已;而從證物33a的電費單加20(1),證物33b的電費單加2則等於加40度電 多收40塊人民幣,這是被告人貪小便宜,一般來講加表數1是最後一次抄表可能度數跳至0.8顯示不出會吃虧加加1,被告人正是這麽一個人,嘴巴是專門用來造遙講人的,自已背地堣S男盜女娼,被告人於199915日向原告人發單追收水管安裝費680.-,也是這麽厚臉皮一簇的證實!

 

被告人的供詞前後矛盾百出,毫無誠信可言!

 

26.被告人供詞前後矛盾百出,全無可信之處,證據如下:

 

a.    被告人答辯書(文件夾005)2.承認了他們於1999318日強佔了原告人

一間宿舍1個星期;

b.    被告人的結案陳詞13.倒數第3行改成三天;

c.    被告人的證人黃惠忠口供書() 倒數第3行也縮成2-3天,

 

27.被告人為人十分膚淺,結案陳詞的13.說琠鬫b沙頭角早已停産是亂說一通的,更加無聊,原告的証物59被忘錄6.寫得好清楚,廠房開唔到工,被告人口頭上同意安插原告人帶過來近20個剩餘的工人,被告人通過被告人的証人廠長以每個月工資凈得佰幾式佰元左右,我_班工人好有骨氣,講:“還說是自己人,老鄉加同學!分明想窄我們,為難我們老闆貼多些錢!廠房看來三、五個月還不能完工,趁老闆不在我們走了算吧!明年有機會再回來幫老闆!”琠鷞q子的班底就這麽作“鳥散”,完了!

 

 

Feb. 06, 2003

 

 

Feb. 24, 2003

 

28.被告人的結案陳詞18.說原告人拿不到賠償是不會搬走的,又一例供詞前後矛盾百出是企圖誤導法庭!  他專講大話說什麽不通知東莞的黃廠長就直接向公安派出所報案也是顛倒是非,又胡說619日他的黃廠長要原告搬機走原告不肯,都是騙人於一時的,被告人的證物23.黃惠忠的口供書也在法庭證明被告是以要原告人交納93,089.-元(原告人證49)才准三部吊車入廠區搬設備  而被告人要收取的款項都是不合理以及違法的,本原告人出於無奈只好向當地派出所報案(原告人證物50-54證物)

 

29.被告人不誠實進一步由他提供的證物4揭示,在發証日期為199815日的建設工程許可証左邊“建設廣項目名稱”一欄清楚注明三層廠房並在遵守事項三規定不得隨意變更,申請必然在97年,所以並非被告人所聲稱的981月份協議為原告人加建一層這麼一回事,原告人被“圈住”入佐被告人設下的圈套。

 

30.被告人最不誠實的是誇大租用面積,原告人的證物59由東莞法院量度,第二頁有一計算表建築面積886平方米,杜法官要求在2003年的聆訊中要求被告人回應,被告人默認了這個現實;

                                                    

被告人代表是個人的出租行爲

 

31.被告人在其餘的所有法律文伴上,以及在宣誓作証被盤向時,亦末能向法庭講述何時,何地 曾如何 向原告人表示他代表香港源豐表業製品廠投資所屬的東莞公司

 

32.被告人的證人許書源在法庭上證實了原告人在9919日的信是真實無詐的 (書寫稿被告人証物5,文字稿為原告人的證物36),  也就在那天之前(租約已在執行中),原告人根本不知道業主是榮豐公司,法庭已經清楚這是一個重要的不可推翻的證據!

 

33.被告人証物24許書源口供書11也從傍向法庭証實,表白原告人在19997月向他求証,因為林志滔在1999628日答辯後,原告人才向被告人的證人許書源求証,而他才正式告知原告人東莞廠房的業主身份,因爲被告人從來沒有表露代表榮豐公司出租

 

34.被告人認同以及並無質疑過原告人證物59的備忘錄,並在他的結案陳詞5引述原告人19981227(應為30日原告人證物31)所講,租約涉及只局限在你我之個人狀態的表述,被告人認同了租約之個人關係

 

35.被告人同意的原告人證物41是被告人吩咐屬下代他給予原告人個人間租金收據,被告人的東莞公司從來就拒絕為眾多的水電費、宿舍、廠房租金出俱公司收據,更在原告人被迫搬遷的最後一期水電費結筸拒絕蓋章承認顯示出租者的地位並毆打原告人!

 

36.原告人證物31為被告人認同,沒有表露身份的口頭合約者不可隨意泛指代表他人,例如,上市公司董事開口抄股抄外匯,難道可以說輸了便代表公司,贏了代表自已;另一點今天要補充的是,原告人早就向被告人申明,如果廠房不是他個人所有就唔租,免得又麻煩,駱惠南 亦告知廠房是他自己所建,立租的地址又是被告人家中,所以原告人對被告人為業主身份深信不疑;

 

    31-36的證據及陳述出租者是被告人林志滔本人,業主身份並不等於一定是出租者,這是一個基本的法律概念;

 

    被告人沒有表露身份的口頭合約是林志滔本身具有不可推禦的法律則任,林志滔為被告人的身份並無可疑之處。

 

    被告人刻意隱瞞身份,引誘原告人租用。

 

為達吞拚原告人資產,不擇手段,凶殘無道

 

37.法庭已經一清二楚,被告人承認9919日起停水電三天,被告人不違言原告人當天與他通話並告並沒有拖欠任何水電費,被告人講不出任何包括為何要連工人宿舍的水電要截停的“迫切”理由,講不出為何不在當天立即下令供水供電,因為這是被告人指揮的!當停水電三天後,大批工人走散了,他才跑出來供水供電,杜溎峰暫委法官見識到了什麼叫不擇手段,凶殘無道;

 

38.被告人為停水電找了個藉口在他的證物22柯善強口供書,被告人口供時向法庭承認了原告人證物44推翻了柯善強口供書,法庭可以從該口供書發現被告人極盡 無中生有 極盡 羞辱之能事,法庭對被告人不擇手段凶殘無道並善於強盜邏輯定論;

 

39.被告人承認原告人護廠的蔡宗進夫婦,被迫在99622日離開,他們冇水冇電唔走都唔得!被告人並沒在蔡宗進錄口供質疑所講的停水停電!法庭對被告人為吞拚原告人資產,儲心蓄慮的動機可以下筆了;

 

被告人勒索 93,089.-元人民幣阻止搬廠

 

40.被告人非法勒索 93,089.-元人民幣(證物49)已被被告人自巳否決有二:

 

a.    被告人自動撤回其16,856.-元的磚窄O;

b.    被告人自動撤回8,175.-元的窗口費;

 

41.被告人非法勒索 93,089.-元(證物49)三. 合共2,520.-由如下事實證實無權:

 

a.    原告人指責被告人9919日停水電令工人流失;

b.    99318-26強佔宿舍令工人走曬的損失未講清楚未賠償租方損失,無權收2,520.-元宿舍費;

 

        被告人承認了此兩項違約的非法行為,在末作出賠償之前無權收取宿舍租金。

 

42.被告人非法勒索 93,089.-元(證物49)最後一項 .65538元租金:

 

a.    被告人堅持986月-995月的租金65,538.-元,被告人的唯一理據是98611日開始安裝三相電錶,有三相電是他証據一,証據二是被告人又當庭撒謊,我地6月己租佐3間房給陳嫣做宿舍開工用,所以他以此堅持收986月份起的租金合理的;請法庭再核多次;

 

b.      根據1997年9月22日廣東省第八屆人大常委會第三十一次會議重新修訂的廣東省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規劃法》辦法的第33條: (證物79

 

              建設工程竣工後,由城市規劃行政主管部門負責城市規劃管理驗收,驗收合格的,發給合格通知。 未經驗收或驗收不合格的建設工程不得投入使用,有關部門不予辦理接電、接水及房屋産權確認手續。

 

    被告人的理據是失常的,是強盜邏輯! 首先冇門窗,三相電只是臨時照明用電,離廠房的可用程度差距更大,收租是強詞奪理,所以986月-992月他無資格收取租金;

 

    廣東省城市規劃法 規定沒有竣工証不得使用,實際亦無法使用,因此被告人欲收取的租金是勒索行為;東莞法院更不得違規批淮法律不充許投入使用的房產可以收取合理租金;

 

    993-4月原告人按承諾及時交了租金,被告人拿住2張支票不去入帳,反而說原告開的空頭支票,杜法官要求被告人必須出示銀行退票根據,佢冇。兩張支票目前仍然有效。

 

    被告人995月份也冇資格收取租金,被告人必須賠償搬遷損失!

 

    因此,被告人阻止搬廠的理據完全喪失,東莞法院的判決及拍賣是被告人的過失造成,被告人必須承擔全部責任。

 

被告人引江水犯井水

 

43.香港擁有無可爭議的司法管轄權!

 

a.        訴訟雙方都為港人;

b.        租約在香港被告人家中定立;

c.      被告人從未表露代表東莞公司身份,另有租金收據証實與東莞法院的雙方身份不同;

d.        被告人答辯於東莞立案前,被告人違及“不容反悔法”原則!

 

44.證物80中國民事訴訟法的第35條,有由最先立案的人民法院管轄的普通法條文。

 

45.中國民事訴訟法244 規定 涉外合同或者涉外財產權益糾紛的當事人,可以用書面協議選擇與爭議有實際聯系的地點的法院管轄。被告人答辯於東莞立案前,這就是書面協議,被告人不得反悔違反本條規定;

 

         被告人引江水犯井水!

被告人勒索不成,扣壓資產,首先利用東莞法院

查封程式先行吃掉部份資產,已無法抵奈!

 

46.被告人在作供時承認8張相(8張相片是二樓廠房鐵門被撬開以後所拍下的),但是被告人無法回答相片中其餘資產的去向;例如:沙發、辦公桌、辦公椅、電話、工具桌、馬達、電話機、石英鐘機芯、成品鐘等等可見的及已打包好的電子零件及元器件的去向,原告人質疑被告人還佔有原告人大量資產,被告人境外犯罪;原告人並質疑被告人是有計劃的在謀財。

 

47.被告提供東莞法院的拍賣清單編入被告人的證物30, 證物30.顯示出被拍賣的設備(除一樓的肆台啤機外),均不在東莞法院的查封登記清單內(原告人證物16.的扣壓清單證實),因此無權拍賣!被告人借東莞法院的拍賣之便侵吞鐵證如山。

 

   扣除了東莞法院的拍賣清單外被告人尚侵吞了HKD $3,104,464.86  & 人民幣  ¥78,025.53 資產(見原告人證物82

 

租約糾紛不經審訊及法庭書記冒充法官開庭聆訊的判決!

 

48.租約糾紛不經審訊及法庭書記冒充法官的証實:

 

a.    東莞判決書指稱的1999825pm 3:00開庭並無聆訊,只告知3位法官組成合議庭,見証物27d(審訊錄)81(f-g)租約糾紛不經審訊!

b.   東莞判決書指稱的19991019日只針對原告人(東莞的被告人)提出的管轄權聆訊,被告人林志滔不能舉証反駁香港的法院對租約糾紛已擁有管轄權不可侵犯,雙方對此也結案陳詞(証物27d審訊錄),但東莞法庭拒絕根據中國民事訴訟法第三十五條,第二百四十四條,第二百四十五條的規定並遵巡第三十八條管轄權裁定租約糾紛不經審訊!

c.   東莞判決書指稱的2000324日及612日兩次的傳票(証物81c-d)聆訊

d.   是東莞法庭書記員冒充法官主持聆訊(証物27d-c)租約糾紛不經審訊!

e.   東莞判決書指稱的2000921聆訊並不存在,由証物83a及原告證人陳嫣小姐在作供並有被告人林志滔當庭沒有異議證實;租約糾紛不經審訊!

f.    東莞判決書指稱的20001020聆訊更不存在:

 

1.      原告人指稱東莞法庭沒有發傳票得到被告人庭上作供時不反對的証實;

2.      原告人証物81a列舉的中國民事訴訟法第78條規定傳票的受送達人必須是法人代表,証物6172証實2000106日後原告人已非法人代表;

3.      被告人作供時証實20001020日只在東莞法庭的門口詢問處等候大約30分鐘便離開;

4.      原告人及証人陳嫣則証實被告人20001020日早上只在東莞法庭的門口詢問處等候大約20分鐘便離開,不見開庭;

 

49.原告人証物81a列舉的中國民事訴訟法第130條規定被告經傳票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的,才可以缺席判決;但并不等於不要證據,不要審訊!

 

    另一點不可疏忽的是,被告人証實Oct.20,2000庭至離開也只有30分鐘,足夠聆訊東莞法庭作出長達11頁的判決嗎?

 

    沒有傳票審訊的東莞法庭判決是非法判決!

 

被告人沒有為東莞法庭提供証據

 

50.被告人作供時承認被告人只向東莞法庭存檔唯一的起訴狀, 被告人沒有向東莞法庭提供任何判其租約勝訴的證據由被告人林志滔向香港法庭承認:

 

a.    被告人林志滔不能回應杜法官出示帢i支票退票的證據;

b.    被告人林志滔不能回應杜法官出租廠房993或東莞法庭認可的970.2平方米演算法的證據;

c.    被告人林志滔也不能回應杜法官出示起租日由19986月起的證據;

d.    被告人林志滔也不能回應杜法官出示廠房可由19986月起可以開工應用的任何證據;

e.    被告人林志滔也不能回應杜法官出示廠房可由19986月起可以使用的合法文件;

 

       被告人林志滔作供時只能向香港法庭杜法官引用“東莞法庭判決書”的陳述,例如被告人窘態百出,最後只能以東莞判決書第8頁的“本院認為…”應付香港法庭的審訊;香港法庭杜法官對東莞法庭判決完全沒有證據支援已確信不疑。

 

 

 

東莞法庭使用假、空大話判決並 藐視 政府法規

 

51.東莞判決書第9頁第5:雙方沒有約定起租日… 起租日是廠房基本完工驗收後的993月份起,已由上述6證實,東莞法官使用假、空大話判決罪責難逃

 

52.東莞判決書第9頁第5:沒有約定違約的責任…判決書並無列舉上訴人提供的證據, 東莞法官此語狗屁不通!  違約的責任是賠償因違約引起的損失,古今中外皆是如此,證物84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六條  公民、法人違反合同或者不履行其他義務的,應當承擔民事責任。 承擔責任就是要賠償,東莞法官袒護露骨到了極點罪責難逃!證物86合同法第四十二條,第六十二條第九十八條, 第一百零七條,第一百一十三條,就算違約賠償責任不明確的都要 賠償! 被告人貪得無厭地當庭告知杜法官,不明白民約中的業主單方面終止住房租約通常的賠償法是3個月免租期及搬遷費, 這東莞法官的判決顯示租者不管廠房可否使用,只要租者一腳踏進來便可稱 實際佔用, 便可振振有詞地判定你要交租,否責扣留查封清你家產,也只在東莞法官那輕輕揮毫一筆間,如此黑店,但其土匪性 已 昭然若揭

 

53.東莞判決書第9頁第17:被告辯稱原告必須對19985月份起廠房不能依期交付使用的違約賠償,缺乏証據,理由不成立;” 證物79廣東省政府的規劃法第33條:“未經驗收或驗收不合格的建設工程不得投入使用 東莞法官在判決書第8頁第16行擺到明有“《建築工程竣工驗收証書》 政府驗收証書的日期為99115日不是証據又是什麼!  東莞法官不止使用假、空大話判決更為協助林志滔謀求不義之財將政府不得使用的法令任意踐踏推翻,等於說,沒有建築工程竣工驗收不僅可以使用還可以收租!收不到租金還可以私自扣壓申請查封拍賣,讓你傾家蕩產東莞法官 罪責難逃

 

54.東莞判決書第1頁最後一段:“原告…聲稱,原告將位於東莞市黃江鎮龍見田管理區面積為993平方米的廠房出租給被告作存放機械設備和生產之用,月租金每平方米5.5元人民幣計算;結算方式:從被告的機械設備搬入原告的廠房之日起計算租金,每月結清。”東莞法官明知出租者違約,明知出租廠房不能爲生產之用證據確鑿,違勃不得使用也無法使政府的法規, 也不見有什麽 強詞 可以 奪理,居然可以判付違約的出租者可以獲得勝訴,強盜還有邏輯,東莞法官比強盜還要不講理,罪責難逃

 

55.東莞判決書第10頁第3:租賃廠房面積應按勘測時原、被告雙方確認的970.2平方米計 被告人林志滔在香港法庭上都不能如何確認,東莞法官在判決書第8頁第20行擺到明有“本院勘察筆彔”不用“按住搶”,卻使用假、空大話判決協助林志滔謀求不義之財,東莞法官盡顯豺狼嘴臉,罪責難逃

 

56.根據人民檢察院辦案規則,沒有開庭聆訊、沒有傳票、沒有提供證據的判決都要提出抗訴,被告人也看到了檢察院辦案規則第4條,東莞檢查院還須接受上級檢察院交辦的或者其他國家權力機構或其他機關轉辦的抗訴,所以被告人存檔的証物25.聲明書並無法証實東莞的判決是最終判決。 糟糕辣蹋的東莞判決書明目張膽在協助被告人林志滔侵吞如此龐大資産,東莞檢查院還可以幫腔聲援,證物77證實了它無權證實東莞判決書是最終不可推翻的判決!

 

對東莞判決書 總結 定論

 

證物80《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三十八條規定 當事人對管轄權有異議的應當審查裁定,東莞法官沒有!  法庭書記冒充法官在該案審了兩庭案古今中今東莞首見!第一百一十六條 規定審判人員必須認真審核訴訟材料,調查收集必要的證據,東莞法官沒有!東莞法官查封拍買資産沒有通知當事人到場,夥同東莞原告人以查封盤點資産之機將數拾萬的資産化爲垃圾一堆! 手法與土匪無棄! 法庭書記進一步沒有傳票不經審訊沒有證據是東莞法庭判決的特點!

 

建築工程竣工驗收証書》不得使用是廣東省政府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廠房不能使用由訴訟雙方及雙方證人口供書,證人當庭的口供證實,鐵證如山!  因此,  東莞法官認為有權自19986月份起收取廠房租金的合同被規定無效! 東莞判決書也因此無效!

 

中國訴訟法 第四十四條  規定 審判人員應當依法秉公辦案,審判人員在審理該案件時有貪汙受賄,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爲的應當再審東莞法院應自我裁定對本租約糾紛已無管轄權!自我裁定東莞判決書無效!東莞檢查院的聲明表明內地的法治一塌糊塗,中國的領導人爲了這一份東莞判決書把香港的司法獨立壓扁了,把港府搞得團團轉!出賣司法管轄權將葬送香港的一切!

 

東莞判決書搶奪香港管轄權後患無窮

 

57.根據香港法律46章外地判決(限制承認及強制執行)條例,判決中被判敗訴的原告人沒有在該法院提起同意在該法院提起該等法律程式,香港法律46章第4條規定判決中被判敗訴的原告人就該法院的司法管轄權而爭辯不能被視為已接受該法院的司法管轄權管轄,因此,東莞法院不得獲得承認。

 

58.原告人的證物77.証實已向廣東省檢察院提出申請控訴,因此東莞檢察院的聲明書不能證明東莞的判決是最終判決。根據香港法律319章第3條,東莞判決書不是最終及不可推翻的判決,因此不得獲得承認CACV354/2001318/2002已兩次對此做出判決,被告人答辯在先,不可違反不悔的司法原則,出讓管轄權將後患無窮!

 

被告違反香港法律

 

59.上述31-38事實已經證明,時值原告人在深圳沙頭角飽受當地業主欺辱之苦時,(見被告人結案陳詞5)被告人以私人物業之主誘騙原告人前往投資設廠, 直到通過9919日那封信(被告人證物5) 原告人將聽到另有業主的資訊在信中詢問, 但同樣沒有得到被告人的回應, 相反的被告人通過其屬下給回租金收據確認爲個人間的關係。 因此,林志滔隱瞞了事實,違反了香港法律335章保障投資者條例1)(b)失實陳述(原告人證物87) 導致租約的定立,被告人林志滔必須承擔個人法律責任。

 

60.廠房使用權早就是有價商品的一種,以租金交換使用權,雙方此口頭合約合符香港法律的26章貨品售賣條例第25條規定,使用權是一種附屬於土地特定貨品(specific goods),被告人在交付廠房使用時貨不對版,違反合約中廠房於19985月交付使用違反2632條的規定,因此原告人有權根據2652條(2)向被告人索取違約的損失,而這個損失顯示在賠償要求的a-e, g-h

 

61.被告人在作供時向杜溎峰暫委法官親口承認,他本可以2天之內完成20幾個門窗,被告已經向法庭不違言承認他是故意違約的! 被告人公然違法挑戰香港法律335章第3條(2)、(b)、(i),作出承諾的人無意履行的,這就是被告人達至侵吞數百萬資産手段的開始。(儘管該法律2002年廢除,法庭仍必須根據時效依法裁決。)

 

62.被告人進一步違約是捏造原告人“長期”不交水電費、工人宿舍租金的事實,違約斷水斷電,驅趕工人出宿舍證據確鑿,這是密謀侵吞資産的第二步!被告人觸犯香港法律21章7條誹謗條例,原告人賠償要求f的榮譽損失!

 

63.被告人一方面捏造原告人不交電費的事實,另一方面又拒絕出具電費收據的荒謬“理由”,目的是要指使屬下電工毆打原告人,企圖謀殺,從原告人的證人口供承認這樣的事實,原告人的證物70.庭上作供及補充口供書證實了兇手被告人證人柯善強的恐嚇:“如果警察還不來,我還要打”。被告人林志滔顯露了在幕後密謀謀殺原告人其目的爲的是侵吞原告人數百萬資産!原告人要求賠償f的榮譽損失是不可拒絕的! 被告人挑戰香港法律221章第19在公海或香港以外任何地方所犯罪行人證物證俱在, 原告人的證物48報案於June.11, 1999,法庭應作出公訴的指引!

 

64.被告人林志滔謀殺不成又生一計,以上虛假的、明知原告人不會受屈交納93,089.-元勒索款項(證物49)非法扣壓資産由被告證人黃惠忠及原告人3位證人在香港法庭向杜溎峰法官親口作供證實!  東莞的公安不阻止這種非法扣壓,緊跟著東莞的法院違法判決,協助林志滔侵吞資産,再來是東莞的檢察院目睹法庭的違法行爲,但也出份證明贊同無法無天的判決,做了幫兇!  東莞政府的公檢法完全癱瘓,成爲被告人林志滔侵吞資産的工具及幫兇! 原告人有在香港報案由證物48.證實,林志滔境外犯罪證據確鑿!

 

65.被告人林志滔侵吞資産的直接證由他的證物30證實, 被告人林志滔 成機 侵吞所有東莞法院查封單(原告証物16-17) 除外的資産仍達HKD $3,104,464.86另人民幣¥78,,025.53,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經濟合同法(修正)1982第四章  違反經濟合同的責任 第二十九條及第三十一條 ,  根據香港法律(原告証物87)21章第7條,23章第13A條, 香港法律26章第53條, 284章第3條, 被告人林志滔必須爲向東莞法院的申請承付全部賠償責任!

 

 

被告人一直在隱瞞非臚H業主身份,被告人憑借同鄉同校騙取原告人信任,被告人有計謀違約已不容狡辯,東莞的判決已經很清楚,是違法及不道德的判決,扣壓判決拍賣原告人資產租約糾紛的焦點在於沒有門窗廠房實際不可用, 政府嚴令未經驗收或驗收不合格的建設工程可否合理收租或被告人違約,交付使用的廠房貨不對版,中國的俊工証等如香港的入夥紙, 中國合同法第六十二條(一)有明確規定,質量要求不明確的,按照國家標準、行業標準履行,這襤禤a標準就是廠房驗收俊工証! 沒有門窗廠房決非行業標準!

 

但被告人為求侵吞原告人數百萬資產,手段凶殘狡詐,恥為港人! 被告人在本案7天的審訊中向法庭處處顯露欺瞞成性, 被告人的證人證詞不可信為杜法官目睹耳聞, 而原告人及證人證詞也為被告人承認, 杜法官決無疑慮之處! 被告人憑借茼b東莞市公、檢、法腐敗的勢力謀奪數佰萬資產 做世界 已經罪責難逃證據確鑿

 

被告人可恥的行為令人發直,因此原告人傳票要求索償申請書中的g.對生意的長遠影響,要求法庭不可輕判,法庭按扣壓投資賠償總額的48%按每年遞增這是法庭慣例。

 

 

 

20042 24                                    林哲民日昌電業公司

 

 

此致 杜 溎 峰 暫委 法官                             官塘興業街14-16號永興工業

此致被告人林志滔先生                                大廈13字樓C-4室

香港葵涌永業街21-27號 永業工廠大廈22/F D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