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別行政區                        CACV 362/2005

  高等法院

原訴訟編號:一九九九年第9585號

林哲民日昌電業公司                       原告人

林志滔                                   被告人

 

 

原告人骨干陳詞

 

1.  原告人很是遺憾不能傳訊關鍵人駱惠南上庭作供,高高在上的胡國興,楊振權及袁家寧三法官對本林哲民的無一不熟悉,胡國興法官不用講了,楊振權及袁家寧兩法官顯著的判決在CACV95/2003一案不公正地為本案的被告人林志滔借省了拾多萬訟費,袁家寧又另與任懿君法官泡制了對CACV355/2002不公判決,在本案三大法官會否對林哲民訟案公平判決嗎,或還是繼續保持對林哲民司法逼害? 這是原告人骨干陳詞最重大的質疑;

 

2.  老練敏銳的三大法官從原告人25頁的上訴通知書對杜溎峰暫委法官似乎滔滔雄辯但不堪一駁的判決立場及裁定的批駁應已瞭如指掌

 

3.  三大法官從也原告人只用10頁的補充上訴通知書看到了林志滔的答辯人通知書的狡辯體無完膚;

 

4.  三大法官更從原告人69頁的補充上訴通知書看到了林志滔就是一個不折不扣邪惡的黑社會分子,而杜溎峰暫委法官也淪為了黑社會滲透到香港高等法院的代表人物,維護的不是社會公義,杜溎峰維護的是黑社會利益;

 

5.  但不管杜溎峰是如何目露凶光地司法逼害林哲民,更窮凶極惡地指林哲民的“樣衰”: 「…觀其舉止神態,本席認為原告人的證供不盡不實。」 一個十分重要的論據是,不管杜溎峰暫委法官如何狡辯維護林志滔,不管林志滔是代表他自已或者代表代東莞榮豐公司,更不管林哲民是否代表深圳琠髐膝q,兩人的租約只為成立的東莞琠髐壑膝q根據香港法律第32章公司條例的第32A「公司成立為法團前訂立的合約」,在東莞琠髐壑膝q未成立之前,『…代表該公司或作為該公司代理人的人所訂立般具有效力,而該人據此須就合約承擔個人法律責任,同時亦據此有權強制執行該合約;』因此,林志滔是必須對違約承擔個人法律責任!

 

6.  林志滔有什炯秘可反駁補充上訴通知書續對他的指責?三大法官看到了林志滔默認了對他的指責;

 

7.  2006年1月1日起施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務員法第五十四條 :

 

公務員執行公務時,認為上級的決定或者命令有錯誤的,可以向上級提出改正或者撤銷該決定或者命令的意見;上級不改變該決定或者命令,或者要求立即執行的,公務員應當執行該決定或者命令,執行的後果由上級負責,公務員不承擔責任;但是,公務員執行明顯違法的決定或者命令的,應當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

 

8.  中國的司法也在進步,林哲民想向胡國興,楊振權及袁家寧三大法官提出嚴厲的請求及忠告,維護林志滔如此黑社會行為正如上述的公務員法是屬「執行明顯違法的決定或者命令的,應當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特別是在2004年10月1日前接任軍委主席后,胡錦濤鉈a寶下令香港要按自已的法治規律辦事,即指不必理會中央密令,本人亦再去信馬道立首席法官,鉈a寶亦在上月勸曾蔭權解決這一深沉的問題,對林哲民的司法逼害到此為上,一人做事一人當,現都不必多說了,如果三大法官非堅持在本案對林哲民司法不公,本人勸由其他法官聆訊本案!

 

9.  林哲民希望胡國興,楊振權及袁家寧三大法官履行任職法官一職時的誓言,維護司法公正,推翻杜溎峰暫委法官的判決。

 

 

 

 

林哲民日昌電業公司

20-1-2006                                      上訴人:

 

胡國興,楊振權及袁家寧三法官

C.C. 林志滔

 

林哲民經營之日昌電業公司

官塘興業街14-16號永興工業大廈13字樓C-4室

Tel:23440137  Fax : 23419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