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法 院

土地審裁處LDBM 2002 61

永興工業大廈 13/F C-2, C-3, C-4, C-8, C-9, C-10, C-11業主/使用者      原告人

                    永興工業大廈業主委員會主席 駱韋希      第一被告人  

永興工業大廈業主委員會司庫 葉卓雄      第二被告人

永興工業大廈業主委員會委員 徐鐵飛      第三被告人

永興工業大廈業主委員會委員 劉皓倫      第四被告人

永興工業大廈業主委員會委員 李志輝      第五被告人

 

尊敬的                                             By Fax & Post 

董建華行政長官:

 

     不公平的事一件又一件,現在時在下救生存的時刻!黃一鳴暫委法官非法的聆訊的行為未能解決,8月28日的判決書更顯一代司法文明的失落!在下還將戰戰兢兢地重提6月6日經董建華行政長官轉給首席法官要求重審一信,於2002年8月5日向閣下呈上彈劾黃一鳴暫委法官的申請書。

 

     這是2002年9月2日向閣下申訴信首段,涉及2002年8月7日針對黃一鳴暫委法官的彈劾申請(附件4);在下只收到2002年9月5日的回信中將此:“我們已把你提出的意見轉交有關部門,以供參改。”

 

     非法的聆訊至今己轉化為公開的司法屈判為訟費利益,擴及原訟庭任懿君法官以及上訴庭袁家寧法官;

 

     其中針對原訟庭任懿君法官也於2002年8月7日向首席法官提出嚴肅的彈劾申請,濫用權力取消HCA9827 /2000全案及握HCA 9417/2000一案的重大利益行為不檢;請見附件5。

 

     原訟庭任懿君法官以及上訴庭袁家寧法官今天屈判為訟費利益加深了香港的司法腐敗一點都不比中國大陸差!如果行政長官再不出面處理並任由法官違非作歹,素有歷史責任感前特首閣下豈能安然步下歷史舞台。

 

以下為案情,短短的兩頁,您5分鍾的閱覽,已可令閣下定論如所屬:

 

1.  附件12土地審裁處LDBM61/2002一案的不可推翻的最終判決書, 判決書超越30天的覆核期,覆核期在2002522日止;鍾沛林律師行卻在2002521日根據高院規則第18號命令19條規則提出“踼案”申請,被告代表律師司法程序的無知及責任盡一步顯露;

 

2.  有兩份最終判決書在,又何能申請“踼案”? 但被告代表律師“踼案”申請入被黃一鳴暫委法官荒謬地、袒護性地押後,因此免了判訟費;

 

3.  被告代表律師與黃一鳴法官關係非一般,不理會30天的覆核期的法律規 定,更安排被告代表律師於2002618日申請覆核兩份最終判決書;

 

4.  被告代表律師申請覆核的理由只有二:

 

a.     高等法院規則第13號命令及第19號命令並不適用於土地審裁處;及

b.     高等法院規則並無第4A號命令。

3

5.  黃一鳴判決書29項說:“ 本席亦認為《高等法院規則》第13號命令及第19號命令並不適用於土地審裁處。雖然土地審裁處可根據《土地審裁處條例》第10(1)條,在其認為合適的範圍內,沿用原訟法庭在行使其民事司法管轄權時所採用的常規及程序,但《土地審裁處規則》第14及第15條已經對於在提交的期限己過而並無反對通知書提交的情況有所規範,土地審裁處並不需要引用《高等法院規則》的第13號命令或第19號命令

 

6.  沿用原訟法庭常規及程式即《高等法院規則》在“傳訊令狀”上就已宣佈採用,但鍾沛林律師唔識在時限內簽署認收同意書自取其辱,并一錯再錯地根據高院規則第18號命令“踼案”申請黃一鳴法官認可押後(3.)這里又否認13及19號命令的應用?豈不前后矛盾?法官以不需要的個人意見輕蔑地扭曲法律規定是人治或法治社會的重要分野!

 

7.  黃一鳴暫委法官認同、押後據18號命令“踼案”申請為被告代表律師省下一筆訟費!認為《高等法院規則》第13號命令及第19號命令並不適用於土地審裁處只為判訟費給被告代表律師!(判決書www.ycec.com/LDBM280802.htm)

 

8.   黃一鳴暫委法官為判訟費給被告代表律師,進一步在判決書28項:「首先,本席同意《高等法院規則》中並無第4A號命令。林先生可能將4A當作4A號命令處理。但引用《高等法院規則》第4A號命令明顯是一個錯誤

3

9.  附件一及二的判決書就在眼前,加個‘’加個‘號’噈咁簡單被告代表律師拍咪黃一鳴暫委法官明屈原告人訟費!附件3黃一鳴席前強搶銀兩的法庭命令,判決書第28、29項是構成黃一鳴暫委法官推翻作廢兩份超越30天覆核期的最終判決書唯一理由,袁家寧及任懿君法官如何加入打劫訟費行列?請看:

 

10.   袁家寧及任懿君法官更加滑頭地判決書17曰: 再者,該兩份判決書乃錯誤根據《高等法院規則》4A命令,因《高等法院規則》並無4A的命令。這可能是指第4章A1頁數開始的《高等法院規則》。」附件1&2的最終判決書大家有眼睇!黃一嗚法官在4A前后空格加了第和號字,令4A 命令變成4A命令,黃一嗚法官為什么不把字變成字,那么4A章命令不就對了嗎? 黃一嗚法官判決別有用心,奸狡但無知,手法低劣袁家寧及任懿君法官低執意把空格去掉 ,把兩個不同詞意的短詞連在一起,試問世間上,到底還有沒有比這更卑鄙無恥的判決嗎? (判決書http://www.ycec.com/CACV355-02-060404.htm)

 

11.      上訴庭袁家寧及任懿君法官在判訣書14引用《土地審裁處條例》第10條(a)(i)規定,只要滿足“因某一方並無採取任何行動而作出命令”這一條件便可沿用原訟法庭常規及程序! 袁家寧及任懿君法官明知整個案件一開始就在沿用高院命令規則改無可改,判訣書索性將“因某一方並無採取任何行動而作出命令”的條件規定省略掉,代之「但所謂『合適的範圍內』,是指《土地審裁處規則》沒有列明的程序。」,袁家寧及任懿君法官這一釋法對極!上述原告人獲的不可推翻的判決書是基於14天之內答辯的這一規則不正是《土地審裁處規則》沒有列明的程序〕嗎? 但居然也成為兩位法官判決理由之一;

 

12.  袁家寧及任懿君兩位大法官只具上述兩個“理由”便公然違反高等法院規則第2號命令第2條作廢命令的嚴格規定:

 

(1) 不符合規定為理由而要求將任何法律程序、在任何法律程序中所採取的任何步驟或該等法律程序的任何文件、判決或命令作廢的申請除非是在合理的時限內及申請一方在察覺該宗不符合規定事件後尚未採取任何新步驟前作出,否則不予准許。

 

13. 袁家寧及任懿君兩位大法官 明知 被黃一嗚法官作廢的命令是一份過了復核時限並執行中的命令,卻依然執意強奸法律、官官相護明屈上訴人支付訟費給鍾沛林律師行己是不可否認的事實!黃一鳴法官出手己是如此粗劣,上訴庭袁家寧及原訟庭法官在雞蛋中挑不到骨頭更連個譜都沒,他們合力演出以手中的判決權用來掠奪非法律界人仕訟費為目的,其行惡劣過打家劫舍!

 

 

為什麼三大法官如此囂張? 附件3的訟費$63,098.51只是黃一鳴法官一堂判決的訟費,社會上流傳著1/3大狀、律師行空閑加劇使了非常手段與法官結盟!如欲進一步了解案請請瀏www.ycec.com/LDBM-61-2002.htm

 

 

本案的13/F樓 C-9及 C-11的業主圴不相信特首會包庇如此惡行,但事到如今,也不得不面見特首辦,面呈此申訴書。

 

 

2004年9月3日                              原告人:     

                                          官塘永興工業大廈

                    13/F樓 C-4 業主

 林哲民

13/F樓 C-9業主

環球線業有限公司

3/F樓 C-11 業主

馬文豪

Fax: 2509 0577 pm:5:00

 

三位原告人

親往特首府面交

 

官塘興業街14-16號永興工業大廈13/F C-4

Tel: 2344 0137  Fax: 2341 9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