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為五斗米折腰?

是誰令司法尊嚴糟污?

郭啟安勞資審裁官

聆案官源麗華不畏權勢

何志賢、潘兆初聆案官 鍾善禮聆案官無端入是非

 龍劍雲賭氣判決

陳素嫻、歐陽桂如學足潘官

 鍾安德法官主審  

 HCA 9585 / 1999     上訴庭 2001年第 354 上訴成功! 命令     判決書
HCA5037-38 / 1998 上訴庭 2001年第 633 法官胡國興  、張澤祐判詞  駁回
懸賞百萬!

 任懿君法官主審

HCA9827  /  2000   上訴庭 2001年 第1046號 上訴庭2002年5月22日開庭
 HCA 9174  / 2000   上訴庭 2001年第1093 上訴庭胡國興鐘安德歪判了

終 審 院 為何要侵犯人權及踐踏法例?

社會上薄有名望的胡國興又為何要繼續歪判!

不尋常的司法異動!

祟尚法治為時代的呼聲!法治更為港人最后希望!但法治不可空談,法官的素質必然影響著法治實施水平,但法官紀律更形重要!

何以為法官素質?公正無私、不為私利、不畏權勢并盡可能準確地釋法并依法行判以維護司法公正,一個稱職的法官在任何情況之下都能如此盡忠職守!這正是當今社會對最終執法者最基本的素質要求起點!可以顯見,“盡可能準確地”及可否“在任何情況之下”將是維護司法公正的關鍵!如何令這兩大要素得以長存造福社會?除了嚴密的司法程序、多渠道的投訴門坎等等,法官紀律最為關鍵!比喻,“盡可能準確地”存在著法律觀點及角度允許給予的誤差尺度,而尺度難以量度!又假如上司法官有心庇蔭,誤差尺度便可無限擴大並可無法無天!因而此灰色地帶成了法官“作案”平台不公正的溫床,也因此法官紀律將是社會法治。不幸的是,案例令我們惊訝,任懿君法官的行為超越了可以令人容忍的程度!

法官雖非聖人,觀點與角度引至的判決差異可以容許!但不公正的判決往往又都藉此灰色地帶“作案”!可惜的是,“觀點與角度”的這一遮羞布難掩推敲而暴露,法官本以應有的高人一等的德性與情操,狺]難逃私利的誘惑及跪畏權勢之悲凄,缺乏公正的背后又是否另有主宰?這亦為本檔案之特點!上訴庭 2001年第 354號及  633號兩案“造案”的背景來自深圳腐敗勢力的非法干預明顯,香港的法治危在旦夕!本檔案以鐵一般的事實在此控訴并肯求高院堅持司法獨立原則,本檔案以鐵一般的事實在此呼吁大多數有司法原則有抱負有理想的法律界人仕關注維護司法公正!

畏權勢指鹿為馬,毫無自尊可言,圖私利更顯人格悲劣!法官紀律的鬆馳引至違非作歹并長期霸據法庭將是我們祟尚法治的社會的一大恥辱!一個缺乏公正無私德行的法官可否再負以重任!事實擺在高院首席法官及終審院首席李國能法官面前,考驗著法紀,尊嚴,名利,地位權勢的選取,萬眾矚目!

今天任其畏以權勢出賣尊嚴,

明天便會貪圖私利任意划判!

2001年1月5日,HCA9585/99一案判決,似乎來自“權勢”威迫上司的指令!盡管鍾安德法官苦下工夫在其長篇大論的判決書竭力委婉遮掩,藉哄小孩技倆企圖瞞天過海!但漠視香港法律46章及319章關於“外地判決”的存在己由其判決書中自我証實,故無緣借用“觀點與角度”的這一遮羞布了,因此賤讓高院管轄權并出賣司法尊嚴依然昭然若揭!  

2001年3月5日,HCA9827  /  2000  &HCA 9174  / 2000  兩案共冶一爐,由原本3分鐘的過堂毫無聲悉地轉到外藉聆案官鐘善禮聆案官15分鐘的簡昜審訊,Am 9:30起,40庭安排有4個案件,庭門深鎖,原告人Am 9:35不得其門而入,詫異間回詢問處查個究竟,當即打電話給40庭書記,書記小姐懶洋洋地說Am 9:40四個案件審完了因此銷了門,由詢問處葉小姐作時間証人,時間為Am 9:45,書記小姐叮囑原告人回聆案官辦事處收取命令,結果兩案法官落簿的時間同為Am9:40如此離奇不合理!閉門“造案”經庭員之手詔然若揭!同一落簿的時間亦使鐘善禮聆案官蒙上造案之嫌!幾經申訴,鐘善禮聆案官撤回判令,排期3月26日由陳素嫻聆案官過堂。

2001年3月30日HCA5038-38/98一案“法院專家”的申請,鍾安德法官漠視高院規則第40號命令第一條規則的存在,這是法庭明了真像的公平原則,該條例賦任何訴訟一方可在任何時間申請法庭都無權阻止!可惜的是,鍾安德法官深知“法院專家”的結果將令本案無“酌量行判”余地!因此有人怀疑鍾安德法官企圖染指1,400多萬的索償的重大利益,從最善良的角度著墨,我們認為是原告人針對 HCA 9585 / 1999    一案對鍾官毫不客氣地提出彈劾申訴令鍾安德法官惱怒成羞!“法院專家”的申請登錄為上訴庭2001年第633號案件己排期審訊!

今天放任跪畏權勢,明天便會貪圖私利!

上樑不正下樑歪,法官紀律松馳放任,帶來的將是對對司法界的毒害深重!繼鍾安德法官后,任懿君法官更狂妄到了极點!

2001年5月9日,似乎同時來自“權勢”干涉或許是上司的指令,盡管 116早己成了死命令的源麗華聆案官不畏權勢的判決,更有排案主任盧德輝把關令被告人申請不到傳票,但神通廣大的被告人代表黎錦文李孟華律師行兵行險荂A通法庭櫃檯,僅以一信通告便令任懿君法官有個借口推翻聆案官命令火并進一步取消本案!藐視司法程序之余更嚴然司法強奸犯自居!輕昜地把鍾安德法官比了下去,毫不掩飾,過之唯恐不及地出賣司法尊嚴及港人利益漠視香港法律46章及319章關於“外地判決”的存在,任懿君法官無權,但粗暴地違反高等法院規則強行取消HCA9827/2000一案!沒有首席法官的許可他敢嗎!?

2001年5月23日,HCA9174/2000一案,若說或許前一案有首席法官指示背黑鍋,高院法官因此紀律無存!反正己無王管,任懿君法官更加決心一“坏”到底他自知理虧,但HCA9174/2000一案涉及法律界重大的私人利益!任懿君法官不惜自降人格於6月20日更通過新聞界不擇手段公開造謠及恐嚇,企圖令原告人屈從其淫威之下,法官行為嚴重不檢

幾仟年的中華歷史只以包青天的鐵面無私流芳的事例孤獨是否在諷刺著我們中華人族的進化緩慢?!本檔案以鐵一般的事實在此呼吁大多數有司法原則有抱負有理想的法律界人仕關注并維護司法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