函溫家寶信   附件1.

 
關於香港塑膠科技中心的訟費通知

 

反對書 序

 

      早在FAMV 1/2002,終審法院首席李國能就拒絕釋法,又委派的終審院司法常務官提出傳票並委派的上訴委員會對藐視終審院條例賦予原告人上訴的當然權力,是光天化日之下的違法及踐踏人權,香港已是街知巷聞,上訴委員會的判決又寫不出理據,証實了香港終審法院判決的野蠻性!

 

     FAMV 10/2006李國能以同樣的手段剝奪原告人上訴的當然權力,在光天化日之下又一次踐踏人權!因此造就了本訟費的來自CACV122/2004判決效應!

 

     CACV 122/2004 判決又居於 胡國興 兩次 竄改 高院規則第40號命令第1條規則文明規定 撕毀了香港法院 查明真相光明正大的招牌,配合鄧國禎、任懿君及林文瀚法官 誣判,如下幾點足証如此:

 

. 鄧國禎、任懿君及林文瀚法官懂得在庭上質問 許偉強 大律師:許大狀,你要推翻鐘安德的判決,你有沒有提供證據證明你的報告書結論係卑得塑膠?許大狀當庭也答得爽:“冇”! 但他們的判決書憑什麼推翻鐘安德的判決? 請看上訴庭這麼作出 欺詐性的判決的:

 

a.       判決書 假大空地指原告人舉證不足,判決書 40.(3)

       『 法官不是原告人的代表律師,不可能協助原告人完成他 的舉證責任,提點他應  該向法庭呈交甚麼證據來彌補他證據上的不足,因為這會對被告人構成不公;』

b.      判決書假仁假意地“關照”起原告人的利益,看判決書40.(6) 

       第一被告人經已清盤,而本庭亦鑒於下文之理裁定第二被告人的交相上訴成

                  功,重開證據只會使原告人浪費不必要的時間及金錢。』

c.       何為“下文之理”要裁定科技中心上訴成功? 判決書62.指:

                       本庭同意原告人在今次的審訊中沒有提出足夠及可信賴的證據,指稱第二

被告人在作出報告上不符合專業合理水準及合理謹慎程度之責任。...

 

    . 上訴庭  故意忽略 廠家的證據已具備專家證據的法律地位的,位被告人又拒絕傳召他的專家證人出庭,林哲民便是唯一的專家證人, 對卑唔出塑膠是有實物證據的,到底哪一隻 狗眼 可以看到 兩位元被告人 有何文字 反對被原訟法庭確認采納為法庭證據共有1-23 證據  原審法庭書記 違心地不光彩地只在文書中確認采納為法庭證據只有4項,但原告人申請的謄本顯示 鍾安德法官承認有1-23項,上訴庭只憑原審法庭違造文書胡鬧判決。

 

以上的事實構成了在香港的法庭,一個類似三合會、黑社會的組織已在法官圈形成,他們違法判決的目的 無非 是透過本案的律師提出了94萬的訟費 為名分享利益,香港法院法官 和 黑社會集團 的攔路打劫 還有差別嗎? 因此,香港塑膠科技中心有限公司的代表律師理應知道 勝之不文圇陘w財 的道理!

行政長官曾蔭權手握法官的任命權, 誘惑法官違法 鄧國禎、任懿君及林文瀚法官 誣判 林哲民 近百萬訟費後,鄧國禎立即提升為上訴庭副庭長林文瀚立即提升為土地審裁處庭長以資獎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