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勇以“鹽水”可洗肺企圖偷雞取 代

lzm醫學發明 PFCO 專用洗肺劑 為江澤民献策前

  當董健華政府於20047月承認了這一舉世無雙的醫學專利發明 , 中國國家榮譽評審委員會馬上寄來了專利技術優秀發明一等獎, 國家科技成果獎勵委員會也寄來了二等獎此時就急壞了江澤民,在港的江核心搞盡心思也只得撤謊一死橋可行

首先,袁國勇似乎是從去年lzm 於2003年328電郵發表的以“鹽水”漱()口防止SARS由口腔及咽喉中傳染而入的爭拗中亦學到嘢!

於是乎,在Sep.12,2004當晚的香港電台在無線TV的特輯中自以為學有所成而手舞足蹈不知所為,袁國勇抗拒為lzm宣傳已獲專利保護醫治SARSPFCO藥倒也罷,但不應在大庭廣眾中示範應用氣管鏡住肺部注液的過程並信口開河可以“鹽水”注入肺部再吸出以此“嚨出”病菌如此荒謬絕倫!

袁國勇欲以此魚目混珠之又企圖明顯,但須知失體面愚弄眾生之余又將成眾醫之矢、茶余飯後的笑料!HKU 微生物系如此傑作不搞出人命也會折騰病人,香港政府及HKU的校長應立即以視正聽,挽回聲譽!

      今天,事隔僅僅10天,或许是袁國勇也要自认以“鹽水” 也骗不过医学界同行,袁國勇而另在新聞中大放厥詞發現小分子化合物抑制沙士等等

      能夠抑制沙士的化合物到處可見,例如大家所熟知的防黴的乳膠漆,其特徵同是不為水解的蛋白贽化合物等,难道就可以 "黴菌難以入侵" 就可論斷凹顯其有防黴特性?  這簡直是胡扯!

    众所周知,SARS菌、流感菌與黴菌本同類異種而已! 袁國勇所指此類小分子化合物可否指可注入血液令人體肺部組籤維蛋白不能水解?或者袁國勇企圖說明將使用所講的化合物如防黴的乳膠漆一樣將個肺刷個膠面?袁國勇係咪要將香港人當木乃伊或標本咁辦?

     HKU的學生應為此立論拗一翻,睇清楚國勇此"君" 教授到底仲剩有幾多內涵?!

Sep.22,2004

港大今又大吹牛,有望製成抗沙士藥!

可以化學遺傳學技術培植出化合物,報導如下:

     22- 09- 2004香港大學醫學院利用化學遺傳學技術,培植出104種小分子化合物,發現能夠抑制沙士冠狀病毒引致發病的情況,並可望研製成為抗沙士的藥物,港大將於動物身上作進一步的測試。醫學院指出,今次研究發現的技術,有助日後發展其他藥物,對抗如禽流感等的突發性傳染病。

   港大醫學院與美國一間愛滋病研究中心,去年首次在全球利用化學遺傳學的方法,找出具有潛質成為抗沙士藥物的小分子化合物(即是化合物質,如常用的阿斯匹靈便是一種小分子化合物)。

   在研究過程中,研究人員從五萬多種小分子化合物中進行篩選,並逐一連同沙士病毒,注射入非洲綠猴腎臟細胞進行測試,以便找出可有效保護細胞免受病毒感染的小分子化合物。

可阻止病毒複製及入侵

 結果發現,其中104種小分子化合物,具有抗沙士病毒的特性,當中含有2種沙士冠狀病毒主蛋白水解,有7種可阻止「解旋」(一種病毒複製的必要成分)複製,有18種可阻擋病毒入侵。

 港大醫學院微生物學系系主任袁國勇指出,病毒入侵、複製和蛋白水解,是病毒在人體內複製的必要過程,而研究的最大突破,就是發展出篩選小分子化合物的方法,有效阻止病毒複製而引致病發,則日後如有突發性傳染病出現時,亦可以使用這種方法,快速找到控制疫情的方法,「有如用五萬條鑰匙,不停去開門,開不同的病菌或病毒的門,看哪一鑰匙能夠開到,有部分影響蛋白组合,部分可影響病毒進入,部分影響病毒基因再轉生」。

有助對抗突發性傳染病

  由於要將小分子化合物製成藥物,需經過動物測試及人體臨測試﹔港大微生物學系研究助理教授高一村表示,稍後亦會做動物模型測試,需時約一年,若發現動物服用化合物後沒有太大副作用,就會在沙士一旦重臨時,才進行人體臨測試。

 他指出,今次研究有助未來應付突發性傳染病,如爆發禽流感等,「若未來有突發性傳染病,應可在約一個月內找出抗藥小分子」。

 上述的突破性研究結果,已於今個月18日在國際科學期刊《Chemistry and Biology》內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