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sh-lung” treatment

China 

patent

H.K.

patent

  lzm's PCT patent

lzm's rejuvenate treatment Lzm’s economic successwas to sales now! Lzm’s latest explore-technique for submarine of deep-sea & stealth aircraft to sell!

Our network Sale

was start now!

lzm's

memoirs

 

  www.ycec.com 

   1997-2017

About the SARS-crisis in China and HK how to lead to the invention of the “wash-lung” treatment? (amending)

Complain to Chinese and Western!   Why did China conceal a medical invent for lifesaving?

  Free health or pathological diagnosis consulting service.

 (producing)

Our company’s design of mechanical, electrical products and scientific research service will start in ASEAN (producing)

Lzm’s success of economic that could be  provide a worthy consultant-report for any one government about the monetary policy…starting now!

 The war acts in

HK Sanitation Dept.

LZM's Concise Memoirs

林哲民- 簡述

     1952壬辰龍年421日午後4點左右,當太陽斜對可直射進這19世紀20年代這閩南僑鄉精緻無比的20房大宅左圖之左中房之時我就哇哇叫地出生了!

   左圖20房大宅是爺爺姓林名單謀14歲時就跟隨同鄉到印尼北加浪謀生白手起家10年有成建成,此圖仍外甥女幾年前由美國回鄉所攝,精緻無比可酷比宮庭內院致今百餘年風光仍在!

   在建成完工後的1913年,只20多歲事業有成的爺爺就被太爺爺招回鄉祭祖娶親,此時超級小腳的奶奶才16歲,但 相聚時間太短仍無懷孕,可惜的是爺爺回鄉無期,鄉中又有過繼或收養成風,太爺爺就為奶奶收養了大伯父,也因爺爺在印尼謀生,如不娶位當地人為妻在事業上也難予發展,也因此, 就在爺爺

 婚後回印尼還沒再次還鄉之前就在印尼北加浪娶了個奶奶, 很快就生了印尼的二伯父!

   由於家景富裕,大伯父沒伴、奶奶又收養了 隔壁村一男孩為我三伯父, 名曰應霖, 也就如此,超級小腳的奶奶就在上圖大宅中左哄著大伯父右抱著三伯父苦等直到婚後16年的1929年,爺爺又風光如常地回鄉看望奶奶才卒于1930年生下我父林雙水

     左圖一為清末民初的太公爺爺,早期只為獵戶,後因爺爺在印尼白手起家有成令太公爺爺在家鄉盛名遠傳,在小時候之時就有老一輩同村長輩告訴我,為保同村鄉人不受勒索,在清末民初的土匪倡狂之時,太公爺爺次次給錢打發離開因此被受敬重!

    左圖二為爺爺林謀1949年由印尼北加浪回鄉帶回的照片,兩傍為定芳、定福兩堂兄;

    爺爺在印尼北加浪岸生意很好,公司名曰 "日源布行", 有兩大門市店面及布料批發,因此,在1949年後的共產黨年代就被評 "華僑商業資本家"為家庭成份,在中國文革時期即為 "黑六類" 家庭!

    左圖三為生於1898年的祖母名陳春娘,在父親不幸于1961年病死後,祖母痛苦萬分不久就導致半身不遂在床,當時的我已是懂事大孩子,眼見全靠三伯父、母全心孝順照料至今難忘;     

      在我出生當時,奶奶已54歲,父親才22歲還在廈門大學政治經濟系就讀,同年的母親已由南安師範中學畢業已在執教不能久待家中, 由於三伯母也剛生下個堂妹,奶奶又是千超級的小腳女人,當我1歲多會走會跑之時她就看不心住我,因此,很快的,奶奶就為我找了個 大腳的同村嬸嬸做白天保姆,不是跟著我在後跑就是背著我到處走動,在兩三歲之時,人人叫我小名"大鼻",除天天有見三伯父之過繼前大哥拉著頭母牛來到我林家大宅前擠奶外,就見同村另一印尼被排華回家大叔帶回個與當地土著太太所生黑黑皮膚名叫"黑鼻"的已10歲左右的兒子天天到田野間釣些野生田雞賣給奶奶用冬菜罐放在大灶底還沒燃盡的木碳堆以溫火煲 "田雞粥"我吃,到現在還清楚記得此 "田雞粥"特別美味可口,每當我吵鬧之時,堂兄清香清平老是哄我"黑鼻"來了快到門口看看...,又或者說三伯父正在 "田雞粥"了快去看看,我也就這麼乖乖地站在大灶前給三伯父摟著看著他用支長木杆撥集火紅木碳圍著田雞煲...

    在2-3岁当年,农村老家常有一口吃肩挑小贩常经大宅门前叫卖,我竟也学了起来,但十分糟糕,我的口吃越来越严重老家人老是说是吃田鸡吃多了,当然的,学也有问题,其实我的舌头尖天生圆了奌,舌头根也天生短了点並非牙尖嘴利之人,也或许如此说话间口吃有令头皮紧绷刺激脑部神精之效,自小也就比普通小孩聪明灵利多了点!

    我還清楚地記得,母親老是 對我嘮叨著是她右手拿著粉筆、左手 托著肚子還要收腹 頂著時常的胎動痛苦才把我帶到世界

    右圖為外祖父姓葉名祖生, 也是南安詩山僑鄉名人,年青時就考入北京大學化學系被稱化學第一、無人能及,  早在1933 時就詩山成功中學校長, 其後長仼校董...,

      在很小的我早見外祖父外出總是身穿長衣大褂左手拐杖,老學究 風度淩然自今難忘...,也早就聽聞在國民黨 當政之時的47-48年欲聘請為泉州市旅參謀長也為他拒絕,只因國事混亂, 外祖父寧可 留僑鄉成功中學任校董, 學術氣質與眾不同...; 而外祖母則與祖母同樣超級小腳女人,祖藉臺灣..., 而五個舅父各有所長對成長的我均有所影響...   

 

      大舅葉向榮也自小去菲律賓做生意,儘管外祖父仍一介書生, 1949年後荒唐的共產黨年代還是要跟隨兒子""被評為 "華僑商業資本家"  !

   二舅葉向平,在1949年前的學生年代就加入共產黨員組織學生運動,據聞是與上一級共產黨領導人失去直線聯繫,直到文革後才被追認為離休幹部,在我懂事之時, 就見在南安國光中學仼數學教師, 毎星期才騎著單車回家,那單車是大舅從海外寄來的名牌MayLi...

   三舅葉向坤也為共產黨員,分配到昆明鐵路局長期與在安溪縣城的一小學仼教 的三舅母兩地相隔, 直到近退休才可申請調回安溪縣老幹局; ...

   四舅葉向端, 在大學化學系畢業留在天津工作, 本與父親相約申請出國,結果幸運地於1961年被批凖到了香港 而當我於19737月批凖出國來到香港後,就是四舅父出錢叫大舅女兒表姐葉恵香為我和二舅大兒子 即三表哥葉一民在北角國都大廈表姐樓下合租一室;...

   五舅葉向權醫科大學畢業後就被分配到福建邵武煤礦醫院,其後才申請回到泉州第二人民醫院...; 每當五舅父放假回詩山社壇村時就敞開大門為村民免費看病並常見大排長龍...為剛去逝外祖父在鄉村中續添名嚳...

        也就在2003年非典爆發時我的洗肺醫療法也應運發明誕生 解救了中港國難, 但江澤民知恩不報就因自9112月當恒昌電子在深圳成立為外資廠後起就蓄心儲慮組隊偷學難成便於99年前搶劫所有設備回楊州威然後關閉法院大門深怕我的醫學發明天下成名後他無法交代,因此導致他下令江核心不惜手段也要全力隱瞞,也因此,醫生的五舅父就首先成了江核心第一目標,五舅也正如其名向權被江核心"重用"為泉州市人大常委加入隱瞞陣營專在親友中否認這發明 不難理解,容後述之...

 

現回歸主題:

   父母親本就初中同班同學, 自小就聽到母親講, 父親讀書成績全校最好, 特別是數學, 正值初中畢業考,父親怕母親平均學分會不及格, 就叫母親將數學考試卷簽名對掉, 母親初中畢業後就考上南安師範, 而父親另上高中, 畢業後也于1950年夏考上了廈門大學政治經濟學, 而母親師範同期畢業後則于南安縣當地仼職小學教師, 父母也就于1951年春節結婚, 在當年暑假, 是時候了, 有白手起家的祖父還有北大化學第一外祖父良好基因遺傳還等什麼經上帝一推, 我也就此投胎來到了人間, 母親因此才懷上了我!

   自此, 母親左手托著肚子裏亂動的我也要毎天上班6節課 ,右手執教鞭另又要左手托著日漸膨脹的肚子,也因此養成了 在懷孕期間的收腹習慣...;

Jiang ZeMin was continue to steer court of HK for destroy international promised of “one country two system”  

 The proof are below:

1. FAMV 1 /2002;

2. FAMV 16/2004;

3. FAMV 10/2006;

4. FAMV 19/2006;

5.LDBM-220-2005;

6. CACV-332-2006

Jiang ZeMin’s favorite have a habit of using promotion as a bait for the judge to illegal-judge a huge sum action-fees to pillage lzm’s money! Below:

1. A prank in the Lands Tribunal

2. Court's war criminal in HK
3.The war criminal in Gov., of HK
4.Crucify lzm’s bankruptcy case

TSANG Y-K's HKGov. order many department to be aimed at Lin Zhen Man by terroristic means, the facts below;

1. Use radiate of air waves to murder lzm, the police station did not to deal with!

2. The police station same terrorist to support lzm’s a tenant not to pay the rental and catch lzm!

3. Gov. departments was to falsify document and suborn all land agent did not rent out lzm’s house!

4. Suborn by Jzm’s mandarin, the sad and shameless of Land-Registrar of HK in here “skill & extraordinary”…

Lawless disturbance for lzm by

HK Gov., department...

 Humiliating in annals now!

1. Pranks in Communications of HK Gov.,
2. Robbers in Intellectual Property Dept.,  of HK...

3. Unexpected take apart order for lzm’s house by Buildings Dept.,  

Anatomize of Jiang ZeMin’s politics of dominion (producing

Our company’s sad histories at Chinese invest! 

1.Prosecute for Jiang ZeMin

2.The bane from SZ-Gov.'s lessor

3.SZ CUSTOMS’s ruthless means!

4.Chinese judge partake in steal our

     property! 

5.Plunder our property by lessor of SZ-Gov.!

6. Not even thanking lzm’s medical invent for saving national calamity of SARS on 2003year, why did Jiang ZeMin order to murder lzm?!

   

   另父親直到1954年夏才由廈門大學畢業 ,其後就被分配到寧波市一中學任教數學老師,因印尼爺爺的事業有成家景富裕有餘, 父親自小就懂得講究吃穿, 寧波任教的兩年, 他就喜歡專喝牛肉湯再將牛肉曬乾再寄回老家做乾糧吃, 三伯父還告訴過我, 父親年青時還講究到用鐵鉤吊著讓豬肉生蟲 再掉到生抽麵粉漿中再撈出來炸著吃...;

     由於寧波執教太遠, 父親卒于1956年才申請回 到泉州晉江安海古鎮養正中學任髙中數學教師,月薪63元人民幣;  母親也于1957年由南安申請到安海中心小學任教, 月薪48元人民幣, 儘管祖父在印尼去世及反華後的生意難做少有寄錢回家, 這兩份工資加起來比鄭校長108元還要高一點, 從當年的物價水準來說還是令人羡慕的!  

      父親自小長在有教養且富有的家庭,也為外祖父學生且智商與學問淵博,父親的穿著決不隨便,黑尼的中山冬裝及烏黑亮亮皮鞋以及在當年文人的夏天吊帶褲是令人刮目相看的,此時的我也剛到報名安海幼稚園中班,但當老師們圍著我玩的時侯,我也聽到老師們在贊父親教養出眾,因當時的父親才27歲年青英俊,當父親進入高中數學班教書之時,在那些也有18-9歲正值青春貌美之期的高中女生面前簡直是非嫁不可的夢中情人,但父親見狀立即在課堂上宣佈: "我已結了婚還是3個孩子的父親了!",父親就以此擋著正值情花四淺的一眾女生從而在教師群中成為佳話連篇...,(再續)

      由於寧波執教太遠, 父親卒于1956年才申請回 到泉州晉江安海古鎮養正中學任髙中數學教師,月薪63元人民幣;  母親也于1957年由南安申請到安海中心小學任教, 月薪48元人民幣, 儘管祖父在印尼去世及反華後的生意難做少有寄錢回家, 這兩份工資加起來比鄭校長還要高一點, 從當年的物價水準來說還是令人羡慕的!

     此後,我也隨母親在1957暑假即由老家南下安海鎮進住了 在三裏老街尾之香火尚盛的"聖殿"旁之另一大祠堂前後地段圍起的 前四間教師宿舍及後的全校大櫥房..., 因找不到照片, 只好草圖見右

       只留大柱的原大祠堂 就夾在養中大櫥房及前有四間教師宿舍中間為大飯堂, 一般而言, 當地生均回家午飯,空間大堂排列飯桌留給遠地又不住宿的農村學生午餐; 而遠地午餐學生均一早出家帶備鋁質飯盒到大祠堂後的大櫥房放上蒸, 櫥房也有少量午餐供應, 總之有方便周到之極...; 也由此開始, 很多良好的小童記憶也就由此開始...;

     因上幼稚園還有月餘時間, 剛滿5周歲的我就獨自到處, 不收從養正中學 "解埔"大校園到三裏老街由頭到尾以及下圖的五裏長橋盡在腳底少有錯過...

     也在19578月底, 住在上图四间教师宿舍左头一间的党支部书记兼校长的郑克水先生及太太黄培远老师也从老家带了大男孩叫阿也来到宿舍, 就在第二天, 郑校长就坐在房中书台前转身过来大声与黄老师催劝要自已去理发...,

     此時的我剛在門外玩馬上走了過來, 就見阿红兄哭鬧著雙手抓拍著母親黃老師前胸要帶他去, 儘管有口吃的我就 馬上說: ", 我帶你去!"!

      黃老師馬上對阿旗兄說: "你看看, 人家才5, 9歲了, 還不敢自已去!", 見此, 我馬上笑著說: "他剛到才來, 當然不知道理髮店在哪里啦...,", 如此我也就带着阿紅兄進了間街頭最近的理髮店找了空坐理髮凳讓坐下再去叫個理髮師過來..., 從此我也被贊在老師群中傳開, 其他中學老師也特別喜歡我的早熟...

其實不然也, 當時的小童我有的是時間, 該因母親要遠地仼教, 自小就有個同村嬸嬸做保姆帶著到處跑, 超級小腳的奶奶及三伯母只顧著我三餐, 兄 的奶奶大大的腳用不上有保姆帶著四處玩也因此養上了難有獨立處事機會!

因此, 盡雖才剛到不久, 就見到父親拿著熱水瓶到大祠堂後的大櫥房灌開水及拿鋁飯盒去蒸飯後, 我也就先去查看後也就常拿著熱水瓶去灌開水, 也擔心不小心會被開水燙傷,因櫥房開水桶太高, 但我就懂得開口叫櫥師幫忙灌开水...,  有次,当我提着热水瓶走到大祠堂厅中时, 教師宿舍

左頭二間的老師馬驚奇地用我的小名打招呼: "大鼻 子,大鼻 子, 你看看 熱水瓶底漏水了...", 我也一時不驚奇 地斜下頭一看右手提著的熱水瓶, 不見漏水馬上斜目看 看老師笑著但又不說: "你只想看我會不會翻過熱水瓶看看吧..."!

老師們不叫我 "大鼻"小名就叫 "小民 "親切無比, 老師看著當然不會讓我翻轉熱水瓶被開水燙上啦, 他們只想看小童我的知慧去到哪里, 但見我哈哈一笑直走回宿舍, 當我走了幾步又回頭一望, 該老師更是還十分滿足地著望著我的背影在笑..., 如此老師們對我喜愛的事還有很多至今仍在記忙中..., 自此, 5歲小童前我也就在這高素養高智商的中學教師群中被薰陶長大, ...

還有, 櫥師們也如此, 當我第一次拿鋁飯盒倒 些大米去櫥房準備放上大蒸籠前, 他們就追過來幫忙洗大米, 我就說不要, 我就爬上自來水槽上去自已洗, 然後說: "大叔, 水要放多少我就不懂啦... ", 櫥師們就很是親切地走了過來教, 放地瓜還要多一水等等如此, 他們還要幫我放上大蒸籠我就不幹了搬了塊柳丁爬上大灶台放進大蒸籠後跳下來,櫥師們就伸了手過來怕跌倒...往事如煙但仍記憶猶新也...

如右草圖, 大祠堂與四間教師宿舍之間還有一大空地, 左邊有公廁及木板間隔沖涼房4,靠中有冬青卷圍花埔及小樹幾棵, 右邊也如此排列, 在左一即鄭校長宿舍前有一水井, 井上有一2尺高水泥圍, 有一天, 到處玩厭的就來到井水泥圍邊, 我低頭一望, 井不深, 還在旁見有一拉繩水桶, 馬上放進井中裝水不沉再拉起, 發現井水不深才2尺不到, 因此就放心將雙手按在水泥圍上做上下俯臥覺得手有力後就膽大雙手抓著水泥圍全身吊空做雙杆運動一搖一幌地自樂其中, 還時不時冒出個小頭來, 豈知這就嚇壞了左二宿舍教師, 他就彎著腰躡手躡腳地走近井上 水泥 圈圍緊忙抓住我的雙臂提了上來!

我上來後吿訴老師, 我想過了, 還找個有繩水桶試過了井水有多深, 但老師還是說還是有危險不能再如此玩, 我也同意, 父親回來也只輕輊地捏了我一下笑而走開...,就此, 老師們有時間就常拉著我說說笑笑, 其中, 鄭克水校長自小在我的心目中就一個嚴父可親可敬形真正的共產黨員...

很快的, 母親也帶我報名就讀在 "聖殿"後不遠的安海人民醫院後的安海幼皃園中班 由 19579月開始, 儘管剛由老家農村入住這繁勝小鎮, 這突然的變化並沒令也才足5歲的我有何可愄可懼之感!在安海幼皃園2年中班主任姓卓女老師十分勤奮負責任 令我留下印象其身影難忘,...

還有我帶著幼皃同伴用玩模形飛機在解埔大廣場一射即飛, 因要夥伴幫手射, 我也教得好辛苦, 但也比中學生玩得差不了哪里去...下回補充...

...

也就此,自5歲小童起的我就在養正中學知識份子堆及文明的白塔、五裏橋及繁盛的三裏街之海邊古鎮中穿梭受哺成長、遠勝孟母三遷之機也容傳記正式出版後述補齊...

      文明古鎮安海為本人的第二故鄉.

       安海英文名稱:Anhai City. 由西元260年即三國吳永安三年起就有集鎮原形, 至今1756歲天靈地傑:

    安海古鎮前別名由:從灣海、石井、安平、鴻江延伸到清代才複稱為安海鎮,即朱熹之父朱松為首任鎮官,安海鎮建制由此開始, 也為 古代海上絲綢之路起點之一

    古書也有著, 安海石井書院是泉州最早創建的授徒講學的書院之一,也是泉州歷史上影響深遠的一所書院,素稱古代泉州四大書院之一。泉州文廟明倫堂舊有一聯雲:聖域津梁,理學淵源開石井;海濱鄒魯,詩書弦誦遍桐城。

     由此, 在安海社會人群自古就有著十分深厚的文化底蘊, 即能人文人聚之地也,有來自古石井書院深遠影響的養正中學因應時代變迂之需也於19282月開辦,養正中學之教學名望也遠近聞名!

5歲的我離開農村老家一來到安海就住進聖殿養正中學教師其一宿舍平房,約有12平方米左右, 父親就獨睡一單人床, 母親和我就睡另一大床, 兩床立間還可平放2張書台, 宿舍房還有一入牆大櫃可放食品等由上圖可見...

該宿舍列共4間平排圍在一大古殿前約隔400平方米平地空間相望,400平方米空地兩旁各有兩列各有4個浴室間及叧有公共廁所及水井,尚餘的空間種有花草, 大古殿則沒間隔排放多排平臺可供寄宿學生或老師做飯桌用, 大古殿后則為公共櫥房,... 

...待補充...

       永世難忘是,1956425日,毛澤東提出了百花齊放,百家爭鳴 及後又說要 "引蛇出洞", 也因此, 中共的反右運動始於1957, 且在同年11月又大搞 "大煉鋼鐵" 以鋼為綱,全面躍進” , "十年超英趕美" 的大標語到處都是, 儘管我才5歲剛到養正中學父親身邊, 對如此的大紅標語及時常開大會也心有餘悸老要詢問父母

    1958年大煉鋼鐵之時, 我父親眼見連現成鐵窗都要撤下重煉以可增報成績 就而當眾說了一句"得不償失"而已

    豈知,便被被批鬥定為右派邊緣的內專物件!  自小受我敬重同住在旁宿舍養正中學校長鄭克水兼黨支部書記也受屈 被打調走...,也就在195991日底中國大災旱也來閩南, 父親的苦日子也來了, 只見父親忙忙碌碌的,也沒告訴我,因我還太小!

直到在14歲那年暑假, 我回老家從大衣櫃找到一部"電子管聲筒收 音機", 母親告訴我, 市場上還不見有收音機賣, 那是父親1960年花了四拾人民幣叫鎮上一名叫李再富電子技工組裝的收音機, 母親也告訴我, 父親在死前就想與在天律工作的四舅父相約出國,但一直沒音訊申請不到, 那部收音機就用來"偷聽" 金門敵臺廣播, 母親說: "你父親想經金門去香港!", 怪不得在當時7-8歲有時會見父親會在半夜還在床上擰來扭去的, 問父親總是催我去睡

 還有, 母親還說: " 你父親為了去香港, 如不將草席浸水 拆短裝入布袋當行季從金淘老家托人寄車到安海, 再去金門對面的漁村, 就沒機會随漁船逃往金門島再經臺灣到香港了!", 當時還問過母親, 同樣為 "華僑資本家成份" 為何四舅可批去香港父親就不可要偷渡? 母親就遲疑不敢回答!

 但明顯的, 就因為父親對大煉鋼鐵時把窗上鐵技也要重煉不滿的一句"得不償失"就此被定為內專的右派邊緣對象就此苦纏難走!  

   也正是父親如此操勞卒於61年春節後即十二指腸潰瘍 病倒手術死於泉州市二院,還好,還有養正中學會計共產員李馬蝦先生這一等恩人,天還沒亮還有微微細雨之時他就緊急帶我去安海車站截 了架三輪車向30公里外的泉州二院急駛欲讓我見父最後一面,但 十分不幸, 父親已移到太平間了,此時的我淚花全往內流痛苦萬分, 是否內專的右派對像把我好好的父親逼上死路:

     見右圖, 父親林雙水死於泉州市二院的十二指腸潰瘍手術死後7年的1968年開棺檢骨頭時,就在 棺本中發現有此軟膠還插上去頭大別針就在胃部下方位置!

     明顯的, 十二指腸潰瘍手術只須將腸潰部份剪斷再縫接即可, 為何會用上此長約35mm軟膠管?   還插上去頭大別針, 不痛死才怪, 即有被謀殺之嫌疑!

    被謀殺之疑何在?  

    父親申請出國被丟在一邊, 這就是定為“右派邊緣”的內專 "待遇"! 也可以肯定, 泉州市二院也被通知要求 "虛假手術"實為被謀殺?

     否則請回答, 插上去頭大別針的軟膠管的應用合乎手術規則嗎     也由此可見,在共產黨內部簡直也是龍蛇混雜之軀,這就是江澤民習近平之分!

   

  

     編輯中...待補......

 

 

......

有關本人在來港之前為何可工業科技、醫術、經濟學及高新軍工創新能力無一不精無人可及?尚在回憶中,編輯中...待補......

 

 

 在港創業- 記簡述一二

        林哲民737月 年青青時來港至今共已41有多!

       在當年廣東白話不通 才肯為灣仔的敏達汽車收音機因下簽約半年技術工 ,其後簽約的廠長胡德明辭職提前3個月解約 此組織外發家庭工檢測半導體二極體直銷及兼家用電器、電視修理在英皇道北角 租用麗宮表姐家樓下及後的皇冠大廈一室開始白手起家 ,雖往事如煙但自今仍歷歷在目!

     在來港不到年半的1975 ,收音機磁性天線廠(日源磁性材料公司)就註冊在海賓街一唐樓地面一樓試產成功並批量生產及銷售 ,向正處開始澎渤發展的香港電子收音機業展現全港獨有、超高技術的粉末冶金工藝技術 ,且是在資金不足3萬港幣全靠 本人自製設備創新及改良了由中國特工于1958偷自日本原始的、占地浩大的高溫軌道爐冶金工藝,即主要為3氧化二鐵與氧化鋅混合之燒結為磁性 材料前的上釉工藝、及全球首創了的軌道式可即開突降溫式高溫爐才可令磁性材料經1300℃高溫燒結後降溫時才可逃離氧化區  

      據稱之前不久有一港商投資300 且集數專業工程師智慧在新界曠地試產一敗塗地!

      因此, 有幸被電子零件前輩及收音機商家稱為工業神童時年僅23  後只因粉塵、球磨機噪音及高溫擾及民居樓屢招投訴、有幸香港工務局仍給了一年的搬遷期,雖另一 只出資2萬的 外婆家堂亲叶延阔一家5人将会到港資本有限 不便增资搬不動到新界曠地只好在1976年結業拍賣所余2萬 港币还沒分帐之时他一开口也全給了他,儘管利不就但 本人已香港零件业界已名成!

     其後 ,本人就租住電子零件業老前輩泉州楊文龍在天后鐵地對面的包租的 港岛英皇道14号僑興大廈9楼獨租 的其一百余呎大房,不久,1975年 唯一出资2万有心入股磁性天線廠的叶延阔一家5人也租住其一中房...,就此,特别是香港电子中周零件业界厂家经常闻名找上门要

修理些零七八碎的配件更新修補,包括由最技術一流的日本東光電子廠丟廢的生產中周零配件,因此,本人對香港中周零件業界現有設備瞭若指掌,因此就日夜 兼程設計各類數控繞線機,雖沒去過東光電子廠,但有業界廠家的東說說西扯扯加之本人機械設計及電子數控能雖還沒到達爐火純青景介但已完全可以應用自如,也因此,很快的就東光電子廠的中周變壓器半自動機器系列化、並産生自已品牌的Y-888中周變壓器半自動機 及生產線為始,電子數位控制系統自做外其餘的機械 部件只能按自已的機械圖紙後外發加工,由於電子零件業老前輩泉州楊文龍目睹到本人的各類成果,由此招引 到楊文龍主導一菲律賓僑領投資百萬成主三強電子有限公司 要求本人入股並78年回泉州談判成功組鍵首家設立於泉州市的來料加工廠 

     此時的泉州市政府正密鑼其鼓引進外資,但估不到這外資代表競是不到5年才由在安海鎮讀書長大去港的文革三界生神采飛揚神變身為外資令他們也口服心服、因由此時的三界生大多還上山下鄉在漳平揮鋤耕地! 當談判完成後還要求本人面對眾多政府部門人數之面發表演講令本人尷尬異常, 會後還有一官員主動要專車送我回母親還在任教的安海鎮中心小學宿舍!

     當專車到達安海鎮汽車站我就告知由汽車站後轉一小巷不到300米即達,豈知該官員指示司機非要由安海鎮五裏橋白塔邊伴隨者本人自幼長大熟知三裏街由下往上兜了大圈有意讓我威風八面,但當時也令我尷尬異常!

     後因三強之一的股東(邀請菲律賓僑領)楊文龍臨時要本人已完工的2生產線及12數控自動機的入股投資即作價20 非寄名寫入他的名下以免他只能入股5萬的尷尬而作罷, 本人隨即註冊日昌電業公司獨資於1978年,因工業神童已名揚電子業之故,該2生產線及12數控自動機 馬上以24港幣被一上市的零件公司購買,(Model:Y-888www.ycec.com/Coil_Machine_nanufacture.htm)其後,日本、韓國工業強國的中周變壓器廠、中國電子工業部直屬的上海 、武漢中周線圈國企也風聞而至成為買家,從而在81年便買下新威園一住宅、車位及日產私家車,83初年又購置了官塘興業街一工業單位全不費吹灰之力!

       得一提的是,當81年置業英皇道989號新威園e601為住家後引臺灣當局疑為共黨特 工訓練而出,否則難以評估會有如此全面、成熟出色的粉末冶金、電子、機械工程技術!因此,臺灣國民黨派出特工跟蹤,此時的中共特工晉江人的楊先生也奉命入屋聊天關注,導致 本人申請臺灣遊也遲到國民黨批准首個福建一記者入台的同日才批下!

       更得一提的是,當83年買下了永興工廈13/F.,C-4 後,信是一日本超級美女特工也藉該日本工程師上門驗收之機握手打招呼,該驗收日本工程師只聊聊天後伋豎起了大拇指不用再驗,這就是同業知音 者的尊重!

       其後的1984年初, 因有了自已永興工廈13/F.,1430呎的C-4 單住及在天臺有權且只須支付2萬港幣便可請人搭建近1000實用呎的鐵皮工房可用,還自建了個上下電動梯,上下2300呎的可用面積雖還嫌緊逼但仍可應付發展。

       現清楚地記得,當本人有意擴充繞線機項目就去電高立電子黎小姐看有哪一廠家生產電子零件之空心線圈,黎小姐告知就在新威圓住家不遠的華南路邊一工業大廈一專生產空心線圈的廠家,用的是 台灣機,而日本的同類全自動熱錫機慢且價格昂貴很難回本!

       當本人一進廠家大門就見有一小姐在,而門口對面房門口就見有一部臺灣產的半自動空心線機在繞線,本人問小姐半自動空心線機加工出的空心線圈哪里去加工退漆皮?她告知全運回大陸加工!  

       本人趁該小姐聽電話之機注目看了該半自動空心線機2-3分鐘後便立即內心有機靈一動,回家後馬上草圖設計出兩種全自動的空心線機器,令產品不用運回大陸加工!

       由此,一 種全球獨有且為終極設計的全自動空心線機設計成功,在2個間就有13部兩類齊全的全自動空心線機可進入生產,只須兩人,即一調配及看機小師傅一女包裝工每天一班即有迭20萬粒成品可包裝出售,此時,父親在世時本人才4-5歲時就受老地下共產黨員的原安海養正中學鄭克水校長夫婦就住在隔牆受他們痛愛,在當時,鄭校長的二兒子阿祺恰來港就幫我忙學調配及看機很快也就熟練,企知一年後她的太太來港,阿祺告知她不願出去上班費用高他要去做裝修工看可否獨立,做為白手起家的我哪能加薪阻止?豈知就不知後情如何,忙碌異常的我只能暗中祝賀他必可事業有成!

       在此時,二表哥15歲的二兒子來港項上,日昌電業公電子零件部門無一對蒸蒸日上,並將該終極設計的全自動空心線機公開列為非賣品,恰在此時,也對江澤民職為電子工業部長(1982-85)時也對其屬下企業的 多次查詢同樣說不!

終極設計的“空心線圈”高速全自動等機器 見:http://www.ycec.com/HC/spring_coil.pdf

       但就此種下了橫禍 恒昌電子在中國投資被搶劫的辛酸史  

 

 

 

 

 

2015.5.25

編輯中...待補

 

      

         

 

    Yet Chong Electric Company

 Heng Chong Electronic (Shen Zhen) Ltd. 

C-207, 1 Block 20 Area, En Shang Road, ShanTouJao, Shen Zhen City of China 

BLK C-4, 13/F., WING HING IND.BLDG., 14 HING YIP ST., KWUN TONG, KLN, H.K.

Tel : (852)  3618-7808 3116-0137  (86) 755 2535-3546  Fax : (852) 3111-4197  3007-8352

Email:  ycec_lzm@yahoo.com.hk  lzmyc@singnet.com.sg  

www.ycec.com  www.yce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