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T CHONG ELECTRIC COMPANY

BLK C-4, 13/F., WING HING IND.BLDG., 14 HING YIP ST., KWUN TONG, KLN, H.K.

TEL : (852) 23440137    FAX : (852) 23419016

Home page: www.ycec.com   Email: sales@ycec.com

 

備忘錄 A

1. 大約在975-6月間經駱惠南同學召認識了林志滔先生,源豐公司向昌公司購買了第一批石英鐘機芯;昌公司亦向源豐公司購買了工藝品鐘往長沙銷售;林志滔先生是駱惠南同學股票買賣大戶,988月份之前,本人對林志滔先生的印像頗佳,他處處表現出爽朗、闊氣、交遊廣闊、事業有成,本人亦一度敬重有加,除了擠出時間做他的陪伴嘉賓大察他一餐外,也曾應其要求出動因家庭移民停使用年富豪私家車,臨時樂意、自掏腰包2仟餘做個3個月牌接待他的貴客嘉賓,總之本人被莫名其妙地“被整”龍見田,對自己的屬下無語可答,只好啞吧吃黃蓮!難道租金的高低對他---據聞有幾仟萬身家的林志滔先生是這等重要!可以如此言而無信!他的黃廠長、本地的李廠長在99年元月7日找我商談遷出2樓時刻薄地說:“我們老闆(林志滔先生)說你不是他的同學,只是校友!”,難道是校友就可欺、就可言而無信

 

2. 981月初電話中本人與林志滔先生閑談到昌公司員工得罪了地頭蛇今v公司在沙頭角運作出現困難,林志滔先生聽罷也氣憤填胸:“我正在建一幢廠房,加建一層租給你,5月份就會好,火車站到這也只是一個小時車程,租金肯定比你深圳便宜!你更可金蟬脫殼!我們間又互有生意,大家都有個照應!”,本人說:“好,那就一言為定,說話要算數!”林志滔先生:“大家說話算數!”

3.  983月底,本人發現龍見田地偏遠,1小時車程是要乘的士/私家車塞車走高速公路,而且沙頭角、鹽田的廠租大幅下滑!東灣公司有電視廣告為嚴田港正對面無敵海景工業樓且有大型電梯3年租約才7.3元人民幣/平方米(不包宿舍)電費公價$0.88/度左右,另有朋友要介召平4-5/平方米,而本昌公司92-94年在深圳龍崗龍西村是實用廠房6.-/平方包配套20間宿舍(1),這此實際的情在電話中告知了林志滔先生,他說:“說話要算數,都免驚啦,我都唔系野人(閩南話),東的租金肯定要比你深圳平!”,“也緊5月份就好”本人深思後答復:“好啦,一言而定,我去辭租,5月份搬,工人要吃你廠內的食堂,另你要出錢為我整二間磚倉庫,今後仲系是你的,我在龍見田都未知是幾年?其餘的我自己裝修,你要傳真平面圖給我,“我叫我的黃廠長傳真給你,怎搞創(裝修),你同他講!無所為這小事啦…之後講“我有事要出去,有什麼事再講”。

4.  9845日,昌電子(深圳)有限公司正式向深圳市外商投資局申請(1.)在東市設立分支機構(即龍見田分)批淮日期98527日,檔見(2.)

5.  520日倉庫的磚牆還沒幹,我們依期搬廠,我們才發覺建築商多間了間磚房,整座廠房還沒有門窗及水電,建築的棚架端在,情況空前惡劣!建築商訴說林志滔老闆欠下頗多建築費,否則肯定如期完工。(3.)

6.  十分無奈,6月初搬完廠,需幾個工人輪流日夜看管機器財物,餘下的十餘貳拾工人骨幹的安置成了問題;本人打電話給林志滔先生,要求協助安插源豐廠(六、七百之眾),林志滔先生口頭答應,我們的工人得到的答復是每月百最多2百元人民幣,昌的工人說:“還說是自己人,老鄉加同學!分明想窄我們,為難我們老闆貼多些錢!廠房看來三、五個月還不能完工老闆不在我們走了算吧!明年有機會再回來老闆啦!”昌電子的班底就這麼作“鳥散”,完了!

7.  98622日,蔡宗進開始申辦分廠執照,本人也親往請求,東市政府回應廠房法規例需消防,後與本地李廠長商議,本人也親自電話林志滔先生,借用舊廠房消防可先暫時應付!後李廠長也說是要請示林志滔老闆!其後說不同意事情也就如此擱

8.    989月初,本人請林志滔先生源的黃廠長、會計許錦玲小姐吃中飯,許錦玲小姐憋紅著臉,吞吞吐吐、面有難色地說要:“要開始收租金了,不然哪有這么便宜白白讓你們放器!市那里有間廠是召的租6.5/平方,我十分奇怪,哈哈笑但尷尬分地說:“怎解你哋林老板又會講,最少要等晲迭B圍棫尼髡谷Z才收租金?最少都要比人家平1塊錢!”又反駁“而你們廠房的建商在附近出租的套房(32)100平方才租400元,申4.-/平方!又么會這么便宜?!”黃廠長十分明理地看許錦玲小姐一眼說:“現在收租金是不合理的!”…够,我真想知道是誰逼許錦玲小姐講大話,要逼我食詐糊!

       此事令本人十分反感,預感到麻煩將至,如此就想收租金的“紅臉”,本人將此事轉告駱同學,他解释說:“是他們會計部自作主張,志兄唔係野蛮人(閩語)!”…

9.  989月中,在與林志滔、駱惠南同學碰頭時,我說:“你地廠工人流傳志兄你在源豐會上自豪地說:“源豐業今年虧100萬還要慶祝!”!但不到3天,源豐緊閉大門,我方工人不得其門而入,吃飯成了問題,一句平常話,會遷怒工人間多嘴,心胸之淺,已窺一斑,本人暗忖己,只好付了幾佰元給工人買炊具自己解決!

 10.  時間至981120日,幾經要求才獲配3間小宿舍,每間只四人床位,蔡宗進向源豐黃廠長要求數間工人大房,屢屢不得要領,至98125日,本人只好直接找黃廠長攤牌地說:“沒有配足工人宿舍,無法請工人,不具備開工條件,是不必及可以拒付廠租的,還有請盡快給予消防辦理廠牌手續,否則出事是要你們負責的!大家講明先!”,果然一言揍效!1210日才擠出了2間鐵皮房,可住20名女工,很快的至1222日我們請滿了工人;再跟黃廠長商量,只這幾個工人賺的錢是不交租金的,他答應再想辦理,但他建議問林志滔劃快空地自建宿舍才是長久之計,反正空地多的是,三四月便回本,我說9810月份便向林志滔先生提過,他沒回應。後來回港,此事駱先生及太太“巧娘”亦在場,她說:“鑽(閩語)煩啊,仲要自己幾時先用得,慘了!(閩語)

11.  981226日聖誕節那天,我主動約南同學早11點一同到志校友家談租金,林志滔先生提出5.50/平方,面色難看,5.50是人民幣、幣,幾間宿舍?94昌在龍崗租金水準是6.-/平方實用另配20間宿舍(4.),講到無法辦理廠牌,志滔先生鍵忘了6月份我的提議,在此時大聲推開責任“你都錯了,當時去辦廠,又吾識拿我舊廠房的消防去辦就得了!”令反感!談到租金水準,因中午2點機飛往新加坡渡假,時間不許,本人苦笑地說:“暫時啦,再說,若互有生意來往,都系小事!我2點機往新加坡,要走先了!”詳情見(5.) 之後他稍稍聲地對他太太講:“()麗羅,落去飲茶啦!”緊跟,他好開心地講:“無!黃江少人去租(廠房)都是自己起!”(他自我坦白地替他的會計改了圍)實際上廠房實用面積合共814平方米,在國內均使用實用面積為慣例,不像香用建築平面算那麼笨賊!

12.  981227日早我在新加坡電話駱惠南同學,談到租金的不同意見,駝同學說:“都免急,租金媽,翻來再談未遲!”981230日,本人以至函惠南形式,比較碗轉地傳真給林志滔先生!

13.  99年元月5日工廠收到源豐通知單收取廠外水管安分灘費人民幣680.-,絕無道理,被本人否決!蔡宗進生怕生事主動要去交宿舍費,被許錦玲拒絕,說不交外水管安分灘費都要問過林志滔老闆!

14.            99年元月5日當天,李、黃廠長又吩咐到他們辦公室商議,我搬到皮房,且免1年租金,我告知,我是為了義氣才搬到這,要講信用,租金不能跟中英街沙頭角比,要比我們在龍崗租金最貴的94年,要給予開工的條件,才能收租金,不要把我進來,再為難我,黃廠長:“多建一層20多萬,我們老闆想4年翻本,如果連宿舍還要算,不是要近萬元,他講的5.50/平方還不知是否港幣?”,我說:“我不幸搬進來,人在刀板上?!”,“林老闆,我看你還是去向我們老闆說說好話!他不是那樣人!”

 15.  99年元月9日,源豐電工包頭柯先生收不到廠外水管安灘費老怒成羞找上門,本人又要求源豐接用我廠電錶內的電必須在向我們收取電費時扣除,柯先生藉口我們沒有交電費而切斷水電,包括工人宿舍;本人馬上與林志滔交涉,當日下午蔡宗進及本廠電工在源豐工藝辦公室,黃廠長及會計許錦玲在場當面証實我們是有交電費,沒有交電費是一種藉口!林志滔當即表示10日星期天會回廠處理,9日晚即有源豐的其餘電工報稱是上級有令!本人留下封信給林志滔(6.),林志滔星期天果真到廠中,並沒處理停水電之惡行!假如我這校友沒錢交電費,他也應看在同是老鄉的份上,或仁慈之心給工人們先通水電!但是他沒有!可見是多麼的心狠手辣!(7.)

16.  停水電的損失是嚴重的,一下子跑掉了好多人,時值春節前,龍見田地處偏遠,根本請不到人,工廠又是不能開工!

17. 春節前的9928日至信給林志滔先生,告知不能再生事了,本公司已只能準備搬廠,好之為之(8.)

18.  春節後,為了免多生事端,於33日年初16,本人暫交張5,500人民幣的支票給李廠長,轉交未知數租金!至今未獲收據!,林志滔先生贈了對“富有”感情的對聯,橫聯是客似雲來』右聯『聲聲勸民惜時光』左聯是『刻刻催人珍生產,友情的連慣點綴文字間,令文采生輝久而不熄,我驚嘆、感慨!是校友又將升格為同學愛?这不正是雙重性格在遊戲人間!他媽的!

19. 318日至25源豐派位保安人員及工頭林子華趕走女工佔有女工宿舍一間達7天之久,其間蔡宗進先生及本人多次向源豐的黃廠長提出抗議,遲遲無效!令我方生產又大受影響!開春後的生產計劃又只能全盤擱置!(9.)

20. 為了盡量避完讓他人恥笑都同是港人、又是老鄉、更是校友老大!佔用814平方米廠房,要多少租金心中無數,為免傷和氣,42日又交了張5,500.-人民幣的支票給源豐會計x小姐收。(428日任小姐強硬吵鬧向蔡宗進要退回收據,那麼,林哲民不交租的惡名不是要臭名遠插!強加“不交電費”給截斷水電,歷歷在目!)

21.  99423日,源豐的當地李廠長給了份通知要求在9981日前搬走,並催交未能結清的水電費及租金,邀請搬廠至此是林志滔先生,下驅逐令的也是他!(証据10)

22.  9958日,為了清白、更為員工及昌公司財產的安全,特向龍見田派出所備案及報案

23.  99511日下午5點許,我正在回沙頭角的途中,林志滔先生十分火暴地打電話給我:“你寫那份(備忘錄)簡真是侮辱,人身攻擊!我敢叫人將你廠中的機器丟出去!你知否!”,這時我也急了:“你幹萬不要如此魯莽!又注成大錯!”,“我就是估計心你會如此魯莽才要去報案及備案!怪不得我了!”,此時斷線,又復:“你知吾知我到現在都無收你半分租!”,“你己收我二張各¥5,500.-支票,怎何以甘講!”,“我無算!我要現金!”,我頓時哭笑不得:“你也做生意拾幾年了,竟如此無知且撒賴!收了過帳支票虧得出講無收到租金!收了租金趕走我工人,強佔宿舍破壞我生產是要賠償的!”,“啦,那二月租金我吾收,你搬啦!”,很是惱火,我講:“若應交的我會交,你認為我的那份備忘錄是侮辱,那請你用書面反駁,若我有錯,我願跪在你工廠大門口認錯!若你無法反駁,你必須有道歉信且十足賠償我的損失!”,林志滔先生跟說:『一言為定!這…林哲民…』,我講:“要用白紙黑字寫出來,才算數!快點,這幾天!”,林志滔先生:“好!”收線了!

24. 致今522己過11天仍未收到反駁書!林志滔先生大老闆實不會撒賴拒絕十足賠償!工廠消息傳來,工人留下信,說受威脅,不敢留在昌,女工於21日全部跑了!中午又說林志滔先生的愛將電工柯先生貼了“大字報”語,不知所以!有待明天証實。

25.       終於租到了合適的廠房,524開始搬廠

26.       62日源豐電工出具了收水電費通知書,水電費的尾數總共是3,230人民幣;63日本人把該款項交給了蔡宗進,附一定要收到有源豐廠章的收據方可付款。

27.       65日早繼續搬廠,源豐柯電工及黃廠長找蔡宗進追索水電費,橫豎就是不給收據!最後要等林志滔先生當天下午決定給不給收據!十分遺憾!林志滔先生把心一橫毒計上心頭!故技重施,對昌廠房及工人宿舍停水停電!並進一步發通知書給門衛阻止讓琠鷛h廠進出!66日本人的小車剛出源豐大門,聞源豐有人後拿了張通知書趕來並下叫“截住他!截住他!把車停下!”。

28.       除非昌乖乖就範,交錢又不給收據!是何道理,居心險惡還是作賊心虛?!69日,本人又非到源豐不可,下午3:00,為策萬全,唯有報案及將支票交給派出所,換取收據!並且於4:00將致林志滔信函y給源豐廠傳真給林志滔。5:30左右,源豐柯電工進入廠房又不給收據並藉水電費鬧事,說不又怎麼,本人說己致函林志滔(15),去找他章便可,電工野蠻地大叫:“他叫我找你算”!話音未落便揮拳打來,本人頭部受創2拳,痛不慘言,本人當即報案,源豐柯電工還窮凶極惡地說:“警方不到,還將繼續打!”,目睹凶案現場人員有本廠員蔡宗進夫婦、工人尤文雄,及會計陳嫣,源豐廠黃廠長剛走入門口也親眼目睹!還好梅塘派出所值班警員玉新駕車抵現場,催促本人前往黃江鎮醫院療傷(  16 );當日晚上9點許由醫院趕回派出所11點落完口供昌在此算是受盡凌辱!

29.       99611日,本人忍疼痛回香,忍無可忍地馬上入狀高等法院償書(17)香港警方官塘報案 檔案:99013190電話:2709 8200

30.       99612日及16日繼而又搬廠,對於派出所未能將兇手歸案,興袁所長通電話(1389823999),源豐廠內消息傳來兇手神氣活現地大放揭詞“管理區書記及所長早就是我們林老闆的桌上客,林哲民算什上,再打他兩拳又怎樣?!”事態之嚴重再次不得以要續而求助黃江鎮公安分局黃主任(0769 -3361292)黃主任說要給時間袁所長處理,也只好暫時如此。

31.       99619日深圳市羅湖區的順發運公司安排了312噸自吊車到廠房搬運設備,林志滔下令源豐廠的門衛阻止搬運,昌的員工蔡宗進、張朝陽到派出所報案要求阻止源豐廠沒有法庭的扣壓令而私自扣壓昌工廠設備財產不予搬運,派出所推說是經濟糾份而拒絕受理;本人受到通知立即趕到派出所,袁所長的手機關閉,其下拒以報案,盡管本人拿源豐扣壓的『催款通知書』,嚴正地指出該『催款通知書』沒有任何的事實根據,已形成了敲詐的事實鐵証!但同不予報案!下午3點許,源豐的二位黃、李廠長說受命老闆林志滔,無解啦!拿不到93(18)索款當然要扣壓!順發運公司無功而返索取了1,000元人民幣損失費,報案室不受理囑咐我們前往分局投訴。

32.       99619日下午5點許,分局的陳付局長己久侯分局報案室,付局長早在詢問錄紙寫上派出所長手提電話1389823999,可見所長捷足先登先告狀了,付局長對本人關於不緝拿兇手說:“打人不一定要抓人,賠點醫藥費不就可了!”本人驚呀萬分  反問說:“你看我被打傷的醫院報告,醫生要全休三天,傷得重不重!假若有人肯付了醫藥費打了林志滔,你還抓抓人?!”,付局長:“你不要用這等話來壓我!”,“你們是商業糾紛,我們管不了那麼多!”,本人不敢相信這就是公安副局長,外面的冒牌公安實在太多,但這是在公安分局報案室啊?無奈,本人又另一舉報:“源豐廠的付款通知書是捏造出來的,完全沒有根據又自相矛盾不值駁的所費欠款單,派出所再認可這謊事實並默許源豐廠私扣我外商公司財物,是完全錯的!源豐廠的老闆林志滔除了使行兇罪,更目無法紀行私法扣留財物實質敲詐與勒索,全在袁所長的庇護下才敢幹出這種非法行為!”,付局長沉不住氣地說:“看了這張追收款單,更沒法講,他們合法,你們給錢,他們讓你搬貨,我們不受理!要告你們上法院去!”,我說:“假如真的商業糾紛,源豐也該向法院申請查封令才對,源豐的林志滔在東不是獨立法人,而本人則為深圳-昌法人,我在內告不了他,而在香港,林志滔己被我告上法庭,我們的商業糾紛將在香的法庭解!而袁所長的包庇錯了,而局長您更錯了容許下胡作非為!”,局長不奈其煩邊說邊走:“沒用啦、走啦!”本人轉身問其他工作人員,他們說,付局長己表態,沒人可到你啦!本法人代表2-3百萬設備已被源豐林志侵吞,於當天本人令工人張朝陽及尤文雄看護設備,被源豐保安驅逐而出,而蔡宗進夫婦沒水沒電還會呆多久?琠魕|餘留的300萬驗資設備便落入林志滔手!昌公司的運作己完全停止!

昌電子(深圳)有限公司

                                       法人:林哲民  June 2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