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訴狀

 

原告人: 東莞榮豐表業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林志滔   電話: 3364372

             地址      : 東莞市黃江鎮龍見田管理區

被告人: 琠鷞q子(深圳)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林哲民  電話:0755-5550197

              地址      : 深圳市沙頭角恩上路20小區C座207

 

 

反訴請求

 

    基於被告人琠鷞q子(深圳)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已於1999年6月12日入案香港高院向原告人代表林志滔索償,為免重復,本反訴請求僅為前述索償申請之補充,本被告人保留茼b東莞法院全面地提出反訴索償的權力,本次反訴的請求如下:

1.  原告人非法扣留資產合共折合遜HKD$3,719,309.90,每日的折舊費HKD$1,018.98(99年6月19日一99年8月31日止)共73天;

合計HKD$74,385.54(此折舊費並以日繼增)。

2.  原告人非法扣留資產,令琠鷞q子需支付橫崗廠房空置的租金每月人民幣¥5,425.00(包括宿舍)x 73天=¥13,200.80元。

3.  收水電費不給收據嗦使電工行兇醫葯費¥1,050.00及工資損失HKD$4,875.00。

4.  琠鷞q子(深圳)有限公司在源豐廠房的裝修防盜窗共10,承包者費用¥9,000.00元及裝電話0769-336 9016費用人民幣¥4,250.00元。

以上1一5條合共港幣$79,260.54;又人民幣¥23,250.80元。

 

前題論述

 

     在事實與理據披露之前,被告人強烈要求法院下令原告人出示出租者可信的租約、廠房產証及消防証假如沒有廠有效的租約、房產証及消防証東莞榮豐表業有限公司便不能奠定合格出租耵漲X法地位及訴訟權力,那麽原告人的訴訟請求便無效;又基於原告的林志滔在口頭侐酗仃q來沒有聲言是代表東莞榮豐表業有限公司,他的終止租約書署名人又是証據源豐表業製品廠本被告人早在答辯狀中也有提及,固此原告人的訴訟地位被受質疑,法院取消本訟案順理成章,本被告人必須得到訴訟費的賠償。

 

 

1.

事實與理由根據

 

1.    原告人承認了出租廠房由98年5月20日起,那麽出租者不能令該廠房可以投入使用,便失去了廠房的價值,違背了承諾,証據1-2顯示被告人設立分廠的努力,証據10証實當時廠房就象一簡易工棚,沒有門沒有窗,沒有水沒有電,工人輪流值班看守機器,另被告人不能提供廠房消防証,令注冊分廠的努力白費。原告人林志滔應深感內疚自責,言而無信已使本被告人公司嚴重受損,現在原告人又惡人先告狀,反而要求支付租金那是傷天害理、心喪病狂的行為,而且這種索求是在原告人自己認定5.50元/平方租值的98年12日25日。租金倒數半年是他貪婪本性的表露!原告人13個月¥70,999.50元的租金索求是蠻橫及貪婪的,原告人違背諾沒有為廠房的使用提供應有方便,包括本被告人交付租金支票的3、4月份,可以說在13月內沒有一個月值得交租金!如下細說:

a.   98年5月20日搬,原告人總是騙說廠房下月便完工,但直至98年11月份廠房才裝好門窗,拆棚架!証據5証實了98年12月才完成自來水的安裝,工廠尚未具備開工條件是不可爭議,那麽強索98年12月份之前租金是否可恥呢?

b.   98年12月12日提供工人宿舍2間,98年12月22日請滿了24個工人,証實被告人租用工廠開工的強烈性,並非原告人所稱的“存放機器”之那般虛違性!

c.   証據4顯示了被告人不滿原告人單方面5.5/平方米的決定,原告人99年1月9日至12日,切斷工廠及宿舍水電是預謀是原告人在指揮,在威迫接受不是實用面積計算並不配套宿舍下的5.5/平方米租金,原告人把責任推給他的包工人是不可接受,工人當場走失十多人,2月初春節又至,影不好,很難招聘到新工人,原告人陰毒無常,己令被告人受到了極大傷害!也因此99年的1、2月份的租金自然的是欠奉,原告還須進一步就此賠償琠髐膝q的巨大損失。

d.   原告人指令其屬下於99年3月18日驅趕女工出宿舍、L佔僅僅配給的2間宿舍之一的305房達一星期之久,又一毒招破壞了琠髐膝q恢復生產的努力,令被告人的經濟損失嚴重,試問還有能力、還要交三、四月份租金嗎!

e.   原告人於99年4月23日以源豐表業製品廠署名通知終止了租約,証據確鑿,自此琠鷞q子生產停頓,並於5月24日開始搬廠,一般的民間俗約,業主要提前結束租約圴要做出賠償,招租的是原告人,趕走租客的也是他,搬遷費、停工費、修頂手費、客戶訂單的損失費要不賠償?!或者還是要續繼交租金?!

f.   99年6月16日,被告人以源豐表羆t的暑名,無理韋y索取所謂的欠款單人民幣¥93.089.-,蔑視中國憲法,踏外商企業管理

2.

法,阻止被告人搬廠並驅趕所有的護廠工人,實際強佔了琠髐膝q資產近400萬,還要交6、7月租金嗎!

原告人為出租者,提供水電、工人宿舍是理所當然的,也是原告人信口誓誓的承諾,原告人多次講承認沒有合乎廠房開工條件,定絕不會要求收取租金,而這種要求也自然而然的必須取得被告人的同意才生效。沒有根據,並不合乎慣例的強盜邏緝;沒有根據,單方面的索求不應為法院接受。原告人訴訟請求第2條的1是無效的,同時支援了被告人反訴依據。

2.  原告人要求“代墊”付廠房內部變更設計裝修費16,856.00元人民幣更加是謊謬加笑話,廠房的出租,業主必須無絛件間隔磚(一樓)及二樓倉庫二間,這是口頭協議的首要絛件,談不到什麽代墊問題,任何一個租者,再蠢也會要求磚石結構這些搬不走的設施,要求業主做足了工夫才搬進去,這種代墊是種反口,沒有依據,不成立。

3.  原告人所謂的“代墊”費外來人口收費4,920.00元人民幣更是可笑。工人被趕走,新請的工人都只有10餘天到月餘人數之少便被原告人趕走及停水電逼走,這種代墊更是一種L盜式的L索行為,不值一駁。原告人無權代墊、代交任何費用再無理追纏!

4.  原告人沒有取得法院的指令,私自封查扣壓琠鷞q子公司的財物,違反了中國憲法,侵犯了外商企業管理法,証據22為財產法原告人的非法索求,原告人以此索求為依據,便封查扣壓琠鷞q子(深圳)有限公司的資產300多萬,這是非法的。証據23-27;30-31証實了原告人的非法行為是令人發直的,法院必須為此非法扣壓做出裁定,對原告進行刑罰。証據1-32已在99年8月11日交法院。

5.     原告人的起訴狀承認了原告于1999年4月書面通知被告終止租關系,被告人也同時於5-6月份開始搬廠,那麽原告人的訴訟請求也是多餘的,加上訴訟請求2.的租金費用被算過証實是非理性及沒有任何根據的敲詐,起訴者更沒有出示房產証及消防証,已令這場本來法院不應接受的案件更加謊謬,相信法院會以理據為依據,以法例蝝甯鬼蓇楚A秉公辦理。

 

 

                                     琠鷞q子(深圳)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林哲民

                                  1999年9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