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人二樓的20多万資產,查封筆錄將大部資產化為不值錢的廢物一堆,更明顯的錯誤是查封筆錄更將放在一樓的4部价值70多万的4部塑膠啤机也攘括其中……,法庭之尊嚴己受損,實在不該如此目無法紀!

二樓門鎖早己被撬開!原告林志滔探囊可取物!

滅火器可數,沖床可見!法院仗量員面熟!

三大籮的電動 不見[!

油壓車、高壓機顯然!

超聲 、烤箱,變速器靜默在抗議!

石英鐘機芯箱箱可數!

白膠桶錫水線少了件!

廢膠架、掃把一個不漏!

 

沙發件件新,

法官匆忙忙!

件件該珍品,

分贓又妄法!

假如沒有照片為証,那么二樓20多萬資產豈不是變成法庭查封官筆下的

一堆垃圾!比江湖大盜還來得可恥!

99年7-8月海外股東自新加坡及美國中國大使館轉向朱容基總理的投訴,深划市的外資局确也奉命介入;99年底香港的股東的投訴己被証實了江澤民主席己調走了李子彬,并罷免了中院院長、市府秘書長等人,他們不為直接粗暴干預司公正反省,反而責怪恆昌電子(深圳)有限公司向廣東省高院的申訴,并把黑手申到了東莞,但假如法庭審判長、審判員查封官若非受到嚴重性的行賄,絕對不敢剪了朱總理鼻子還要刮了江主席的眉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