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人:  東莞榮丰表業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林志滔   電話: 3364372

            地址      : 東莞市黃江鎮龍見田管理區

被告人: 琠鷞q子(深圳)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林哲民  電話:0755-5353546

                                傳真:0755-5550197

            地址     : 深圳市沙頭角恩上路20小區C座207

 

致東莞市人民法院

樟木頭審判庭

樊偉奇庭長

曾澤波審判員:

      敞司同事收到挂號函件是2000年4月14日,而本法人代表看到舉証通知書、變更訴訟請求申請書、証明書、財產保全申請書愀离司法等是在2000年4月18日,本人謹此當即向法院表示如下立場:

 

1.   本案開庭於1999年10月19日,根據中國初審的司法程序規定,結案(判訣)不得超過半年,因而謹請庭長垂注,本被告人有權提出異議。

  樊偉奇庭長在1999年10月19日開庭時向原告人法人林志滔問得一清二楚,“變不變更訴訟請求?” 林志滔再三說不!司法程序規定的半年后再接受如此申請是私授司法權!本案的原被告方的最后陳述己完成,難道還要重新開庭?周而復始!樊偉奇庭長應拒絕如此申請!茖鉿b香港高院提出反訴!

2.   同一案件早己在1999年6月12日在香港的高等法院立案,案號為第9585號,証據在貴院1999年8月11日簽認的文件清單A1-3,被告人林志滔簽認於14天后1999年6月26日文件清單的B1-4,被告人為林志滔亦為本案法人原告人本身!而本案的提出時間為1999年7月12日,中港聯合法庭m該應運而生,更因本被告人股東來自香港人、美國人以及新加坡人,申請海牙國際法庭旁听、鑒理也理所當然。

3. 本被告人的反訴請求為港幣79,260.54、人民幣¥23,250.80,而折舊的繼延180天至今港幣183,416.40,折合人幣約共¥304,315.00,而原告人非法扣留本原告人的資產高達HKD$3,719,309.90,因而,原告人(申請)提交給法院的財產保全申請書申請的提供擔保應負的責任必然須遠高訖人民幣400萬,本被告人強烈反對法院寄來的被告人在申請書的財產保全范國 『被申請人(本被告人)在申請人(原告儿)廠癘內的機械設備』查封、扣押、凍結人民幣400萬資產的應                                                           付的責任僅僅為不值几仟元的破舊小型貨車,法院不得接受如此申請!否則等如公然幫凶、參與侵吞外資企業資產!而這種申請更必須在本案主案之前現鐵証如山,因而法院宣判原告人非法查封、扣押外資企業資產是肯定及必須的,除了應負經濟責任外還須接

受刑事處罰!巳無商量余地

4.   法院交來的黃江電信局証明書是可恥可笑的,更加証明了被告人愚蠢至极,花了這么大代价企圖誘導、期騙庭長當庭長無知?將電話機這一賑一筆勾誚?最后私吞!該電話机由原告人公司會計許錦玲小姐申請后轉名給本被告人使用,本公司己1999年7月份去信黃訌電信局暫停使用(付上該信函),并於當時通知原告贖回原他所有、有實用价值的該電話,這么的一點小錢m煞盡思量、奸計貪圖,如此鄙卑的小動作還要累及街坊,黃訌電信局、原告人律師也都蒙羞了!停机可以平常事!也多虧黃認電訊分局可以寫得出依法拆除!這『依法拆除』可否是意圖給庭長提供掩眼法判訣電話已沒有存在?這种可可笑的奸詐行為也該也擦亮法庭高懸明鏡!不必說明了,樊偉奇庭長、曾澤波審判員是清楚的,電話机是買的,電話線另付錢安裝,總價4,250.-人民幣,可拆除嗎?申算11月沒有交月租費也只不{198元,可以借口吞掉總價4,250.-人民幣的電話使用權嗎!這沒有交奈的月租費的責任也在於原告人的非法行為造成!責任還是他的!在1999年6月份敝司被迫离開之時,黃江的電話申請費用也還是要¥4,250.- ,違約的原告人使負起的責任是百分之百,沒有折舊的余地,還須支付由1999年6月份后的利息!

5.   其它有關的補充舉証,將隨後期內交付。另敦請公平判決、懲罰凶手,林志滔曾對本人講過,“法律都是維護坏人的”,他在庭上瘋狂地講過,“要(你們)跟沙頭角法院一樣判,深市的司法丑聞,己有人須負責,盡管是退休或高升為付部長,那都是酸溜溜的,前車之鑒,一個心胸不達之小人是不值得幫!否則將牽連至多名官員,那是非我所愿!

           謹此,  

致禮!

                            被告人: 琠鷞q子(深圳)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林哲民

                       2000418

此致東莞市樟木頭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