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昌電業(香港)公司

恆昌電子(深圳)有限公司

香港九龍興業街永興工夏13/,c-4         深圳沙頭角恩上路20小區C棟207室

Tel:23440137 Fax:23419016      Tel:5353546 Fax:(755) 5550197

      Home page: www.yeec.com  Email : sales@ycee.com

致東莞市中級法院

Fax: 0769-2480615

羅念衛副院長

周金亮庭長:

      2000年8月16日,獲樟木頭法周金亮庭長的傳喚,宣佈組成合議庭的審判長審判員名單,審判長審判員為原班人馬,周金亮庭長曰沒有其他人員可調配了,本被告人當面提出反對,理由如下:

1.  我們曾急烈地投訴了樟目頭法庭審判長樊韋奇審判員窾堮琱庢豆袃y所簽署的民事裁定書,裁定書雖根据有關歸定,

a.  裁定書簽定之前必須咨詢案件進行中的當事人;

b.  裁定書執行應取得當事人同意或有公証机關人員在場;

c.  擔保的現金以外的任何資產均須有關評估所評估

d.  擔保金須由法院保管,擔保金額必須遠大於申請查封或移動的資產;

e.  裁定書執行日期必須通知當事人;

f.  當裁定書的審判長、員看到2000年4月18及19日早原告人的反對查封信函之后更不應迫不急待於19日下午前往查封;

g.  裁定書執行者楊志斌及書記員在查封時應能發現現場資產与在2000年3月24日現場仗量時所見及本原告所提出并己報案的資產証據,完全不符,執行必須立刻停止,并第一時間知會當事人及報案;

2.  及於2000年6月12日的審判庭上本被告人當庭提出更換審判長審判員的要求,該民事裁定書的執行未能考慮到本被告人2000年4月18及19日的反對書,及中國民事訴訟法第92條規定;

    2000年6月12日,陳國輝院長的秘書孫先生告知在下,羅副院長您接手跟進我們的投訴,我們有責任向您簡單扼要地報告前后因由,如下:

     敝司恆昌電子麻煩始於沙頭角租用東順公司廠房自94年起,一向安份守紀,與東順公司上下和氣一團;96秋沙勞局位女職發窮惡的無辜罰款8000元與敝司主管及塑膠机部組長過不去种下惡果;适逢97年春有位試用工違廠規受皮外傷,勞局借此工傷搞大件事累及市勞局出面,又被本人投訴得体無完膚而后惱恕成羞,迫害了原東順經理,再調遣其心腑入主東順公司,自始針鋒相對,亂收費起爭端,欲置敝司於死地而后快!官司早見是非分明,但沙頭角法官又是他們自己人,黑白不分妄顧人大立法媟N划判,李子彬又指示中院保持原判后遭省高院的駁回重審令他們坐立不安;敝司避凶遷往黃江龍見田,但他們又千里追蹤,事實上証實了邀請林志滔合力圍捕我恆昌,但林志滔出手粗劣,留下不滅証據,但他深懂椎萎,故全力維護林志滔,又加上林志滔工廠500余工人,地方收入甚多,其勢力偏幫成慣性,雙方勢力一交融,林志滔為救在香港的訟訴百分之百的不利,以強大關糸网會不惜銀彈后發制人,窮圍魏救趙之技,解脫在港之訴訟!但事實將徒勞無功!

    1999年7月9日我們在新加坡通過中國駐新大使向朱容基總理申訴,同年8月24日美國的股東亦致函朱總理;深圳市外資局獲命調查解救!1999年8月25日開庭聆訊,林志滔的代表姓黃的廠長口無遮掩地叫嚷要跟沙頭角法庭判決一樣!1999年10月24不料樊韋奇審判長口气完全轉變,我們的投訴生了效,林志滔被責得目瞪口呆!

    1999年10月24日再審結案拖延至2000年3月24日,由曾澤波書記員通知往現場并開了庭,留下照片証實我們的資產真實無假,同年4月19日,离4月26日深市大地震不遠,他們迫不及待,樊韋奇審判長躲在背后,讓手下書記員代理,以合法的手段侵吞資產!……

    以上事實,附去本案序列概述篇章,更多的詳情請瀏覽敝司网絡http://www.ycec.com/Dongwan-Court.html,寄給院長的照片若遲收到,http://www.ycec.com/Dongwan240300.htm亦足以見証!我們以誠實的表白要求副院長公正處理,我們要求法院更換審判員、接納証人及傳訊梅塘派出所出庭作証報案經過,防止樊韋奇審判長借口否定我們提供的証據,急待著回音免得心急的我們四處向上申訴!

   隋飽A

明鏡高懸!                                           

                                   恆昌電子(深圳)有限公司

                                            法人:林哲民  

16-6-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