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昌電業(香港)公司

恆昌電子(深圳)有限公司

香港九龍興業街永興工夏13/,c-4         深圳沙頭角恩上路20小區C棟207室

Tel:23440137 Fax:23419016      Tel:5353546 Fax:(755) 5550197

      Home page: www.yeec.com  Email : sales@ycee.com

致東莞市中級法院

羅念衛副院長及

樟木頭周金亮庭長:

 

      2000年8月16日,獲樟木頭法庭周金亮庭長的傳喚,宣佈另組合議庭的審判長審判員名單,審判長審判員為原班人馬,周金亮庭長曰沒有其他人員可調配了,本被告人當面提出堅決反對,理由如下:

 

1.  我們曾急烈地投訴了樟目頭法庭審判長樊韋奇審判員窾堮琱庢豆袃y所簽署的民事裁定書,裁定書雖根據有關規定,但有關的法規被鑽空子冒用幹上了偷天換日、偷樑換柱的勾當,被告人幾拾萬資產在查封官憭U化為垃圾一堆,資產設備為被告反訴人的血汗錢、命根子,裁定書無法無天草管人命!審判長員們於心何忍!保護外資變成空談,人民法院權力被利用來謀私利及迫害他人,如下的事實是有違司法常理,審判長員們必須承擔法律責任:

a.被告反訴人的反訴狀要求原告人對被其非法扣留的工廠設備及資材折舊率之賠償,為反訴狀列明及所提供的370萬資產清單証,這點審判長員們很清楚,特別是2000年3月24日的現場仗量,本人指2樓那一大堆資產設備告知書記員曾澤波;通知書以前均由樊韋奇簽署,現由新任庭長周金亮簽署,樊韋奇等是否被架空且充當替死羊暫不得而知,但在法庭還未能糾正民事裁定書的錯誤之前,周金亮庭長以無人了為理由安排原班人馬為合議庭法官是絕對的不合法,令人感得恐怖異常,如此大言不慚,還會有司法公証嗎?

b.  審判長員們根據原告人的財產保全申請書簽署民事裁定書,很可惜申請書是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悍O法第三章第35條,申請書寫明以部舊小貨車唉悚k律責任,這責任為370萬資產,審判長員們連此都認為合理為依據而簽下羞恥的民事裁定書,妄稱人民法官!簡直不知所為!

c.  裁定書執行應取得當事人同意或有公証機關人員在場;

d.  擔保現金以外的任何資產的價值均須通過有關評估所評估;

e.  擔保現金(或評估所評估資產)均須由法院保管及封存,擔保金額亦必須遠大於申請查封或移動的資產,申請的一方必須承擔遷移物的損害;

f.  裁定書執行日期搞突然襲擊,沒有預先通知當事人到場;

 

1頁

 

g.當裁定書的審判長、員看到2000年4月18及19日早原告人的反對查封信函明確指出抵押物遠遠低於申請查封之物,但周金亮庭長或審判長、員更不應迫不急待地同意批準於19日下午前往移動查封,他們乾脆把我們的資產吃掉寫成垃圾一堆那就抵押物與查封物相當不犯法了!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訴訟法第16章第179條第5節徇私舞弊應當再審,徇私舞弊應、狂法裁判者還{資格再次當審判長審判員嗎!因樊韋奇自2000年後一直沒有出面又老是被寫上審判庭上,除非周金亮庭長受處罰或認是幕後黑手在操作,否則再次當審判長審判員可叫人信服

h.  假如裁定書執行者審判員楊志斌及書記員曾澤波是不虓N或工作疏忽或原告人林志滔預先做手腳的話,那麽在查封時應能發現現場的機器及其餘貨物與在2000年3月24日現場仗量時所見及本原告所提出並己報案的資產証據完全不符,執行必須立刻停止,並第一時間知會當事人及報案起訴原告人,但上述g.陳述中的一樣,對幾百萬資產虎視眈眈、迫不及待此地己是無銀300兩,讓這樣糊塗的人再來審案?令人恐怖得毛骨悚然,難道東莞連個清廉公正像樣點的法官都難找;

i.  裁定書的上述簽發穸眸椰b2000年4月19日移動查封後把查封清單通知本當事者,而不是在2000年6月12日的審判庭上被追問才認及給及查封清單;

j.  2000年1月21日,本被告反訴人挂號信給樟木頭法庭,要求盡快判決;

k.  2000年4月18日傳真給樟木頭法庭的信中首先質疑了法庭拖延判決並重新接受原告人莫須有的變更訴訟請求,這種作法是另一嚴重的知法犯法,3月24日整個案只由冒充審判員的書記員曾澤波一人在橾作,到底是周金亮庭長或是前庭長樊韋奇審判長在幕後指揮!

 

2.  2000年6月12日的審判庭開庭之時,本被告人當庭提出更換審判長審判員的要求,當庭手稿書面要求,隨後立即更正(附件1),如下:

a.審判員楊志彬在一旁托腮閉目,任由書記員狨Y到尾越權主持審理違法兒戲!審判令法庭失去尊嚴,重審事在必行!楊志彬己自我丟失了審判員資格!

b.  書記員的筆錄填上樊韋奇審判長在場被本人劃掉後才簽字,書記員說“他要我咁做”,真假難分,樊韋奇審判長不可能一反常態知法犯法,受人控製欲被擺上臺做違心判決替死鬼,這媞羅峇茼h,是誰給予書記員曾澤波如此權力,周金亮庭長取代樊韋奇簽發傳票始於99年10月9日樊韋奇宣佈審訊完畢後的再次為原告人補充變更

 

2頁

 

請求,周金亮庭長也應知道這違法的,周金亮庭長為何可以讓曾澤波霸王硬上弓無法無天地以裁決書形式單方面侵吞敝司資產於無形,樊韋奇不見了楊志彬不出聲了,曾澤波瓵W挑大樑?發生什麽事?

c.  一開庭,本被告人提供的証人不知情欲坐在被告人席旁,本人告知兩人為証人,書記員說做到後面去;開庭後,曾澤波沒有提供引導,

後由本被告人提出要求法庭查証証人,書記員曾澤波否定証人地位,出彌反彌地說:“証人是不準坐在後面旁聽”二位証人說:“是

你叫我們坐在這堛漣r?我們的囗供早己給了法院!不會改變的呀!”真無奈,公正浀騣肭_!因此更換審判員才是公正的起點;

d.  在庭上,原告人與書記員曾澤波一家人一樣,原告人串門一帚聾滮W庭輕松自若,無須答辯,被逼緊了,曾澤波便把資料借給他,引導作答!公正的背後有只黑手在操作已顯然昜見;

e.  6月12日的庭上,本被告人面對審判員疑原被雙方巳作結案陳詞,審訊早己由樊韋奇審判長在99年10月19日宣佈審訊完畢,是誰按樊韋奇審判長不作判決,半年後又接納安排原告人變更訴訟請求,是誰的主意?!是誰如此非法任意串改司法程式袒護原告人!當然至今沒有人答服這個問題!司法公正人民法庭的尊嚴給誰搞得如此一塌糊塗、一塌糊塗?到底是周金亮庭長或是前庭長樊韋奇審判長的責任!在他們的身後又是哪一位高官在指揮,又或受原告人林志滔重金收買!

   

     有鑒於上述的真實並無可變駁,在錯誤羞恥的裁定書未能撤銷及沒有人唉悚k律責任(包括原告人偷盜被起訴之可能性)之前,裁定書三位簽署者即不能接受為合議庭之審判官!

     本己由樊韋奇審判長於99年10月19日當庭宣佈審理完畢,理應宣判,但請樟木頭法庭必須清楚此租務糾紛己在香港高院審理(時間在2001年1月4-5兩日),原告東莞榮豐表業有限公司與被告人恆昌電子(深圳)有限公司沒有任何合約依據不具備訴訟地位資格,根據民事訴訟法第25章第244條規定,方法人代表巳立案於香港高等法院在先,樟木頭法庭便失去了管轄權,而被告人則實際受害於原告人,因此被告人的反訴申請是成立的,更且反訴要求有別於被告人於香港高院之索償申請,並不重復;原告人企圖以東莞訟案後發製人解香港高院索償之圍目地照然,法理上樟木頭法庭只能對反訴狀裁決,但幹萬不能被利用來干涉香港高院審理,那便是河水犯了井水又違司法公正了。

     謹此,

明鏡高懸!                                           

                               恆昌電子(深圳)有限公司

                                         法人:林哲民  

                                         19-8-2000

                                         Fax: 0769-2480615